自然,也不会忘记让人给林峥送去。

    周大姑家就那么几口人,林钰不会只送一份让林峥吃独食,自然也少不了便宜沈清秋的。

    而那夜凌寒碰不得这些寒凉之物,他的那一份进了谁的肚子自是不言而喻的。

    沈清秋一直好奇,林钰到底在哪弄来的寻些冰,问林峥也没问个所以然来。

    他虽然白天跟着夜凌寒不会觉得热,但夜里他是如论如何也不敢进夜凌寒的房间的。

    而习惯了夏天摆冰盘的阔公子,在这乡下地方,可不就遭了罪了。

    沈大公子也不是没想过,花钱和城里存了冰的人家买,可这小地方还真没让他找到谁家有冰窖。

    更选点的县城到是有,但是周家没冰窖啊,运来的冰也只能当时用,而从县城运冰过来,也不过便宜了赶车的,路城这么远,运过来都消耗了一大半,到他手中都没剩下一点点了。

    而且,还有可能随时都会爆露身份。

    若是别的什么东西,只要是去藏珍阁摆出夜凌寒的身份,便能予取予用,可就是这冰,夜家都知道主子从来不用那玩意,所以压根没备过。

    林钰手里有冰自然不会吝啬给林峥用。

    沈清秋也是实在是热的难受,偶然知道林峥屋里有冰用,沈清秋便厚着脸皮蹭了过来。

    这时听到林钰提这茬,刚开始沈清秋还有些恼怒,可想到什么,顿时摆出一幅讨好的笑容。

    “林姑娘,咱们打个商量,这冰也不白用你的,你手头上要是有多的,不如卖点给我怎么样?我按市价三倍给你银子怎么样?”

    林钰睨了他一眼,便收回目光,生硬的吐出两个字。

    “不卖。”

    沈清秋顿时急了,林峥那屋虽然凉块,但床太小,他又不敢真的挤了林峥,大多数时候其实都是在他屋里打地铺。

    凉块是凉块了,可每天起来都腰酸背疼也是难受的紧啊。

    想到这沈清秋又哀怨的看了夜凌寒一眼。

    好歹小林峥还让他进屋,这家伙明明屋里就有个竹榻,却连房门都不让他进。

    还说什么要为媳妇守身,不让除了媳妇以外的进他的卧房。

    根本就是借口,就他那破身子,自己也只是帮他拖一时是一时。

    他想娶媳妇也得,他能近得了旁人的身才行啊。

    哪个女人要是有胆子嫁给他,保管洞房花烛夜过后,便变成一个冰雕。

    哀怨归哀怨,要是能弄到冰,他才不想和别人一个屋呢。

    现如今,好不容易看到点希望,可林钰却咬死不卖,沈清秋也是急了,忙冲林钰伸出一只手掌。

    “五倍,给按市价五倍买,林姑娘你再考虑一下。”

    说着还一幅祈求的目光看向已经从屋里迎出来的林父、林母二人。

    院子里的事,他们都已经听到了,可冰是钰儿弄的,他们都不知道她怎么弄出来的,哪有资格替她作主。

    而且,林父、林母已经习惯了不掺和闺女的事。

    于是,两人有志一同的摸摸鼻子,相携回了屋,就当他们从没出来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