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武侠微信群 > 第九十七章 山河笔
    百鸟朝凤鉴,守,万法不侵;

    攻,则光焰如箭,万箭齐发。

    这个青铜古鉴,是他有一次完成玄武灵主交代的任务,玄武灵主事后赏赐给他的。据玄武灵主称,若实力足够,不但可以唤来凤凰梧桐虚影守护自身,还可以显化百鸟朝凤之景象,凝聚天凤虚影,攻伐敌人。

    可惜,他实力不足,无法显化百鸟朝凤和天凤虚影,否则只需一击,便可将眼前之人焚烧为飞灰。

    但即便是这样,也够对方喝一壶了。

    “找死?这话我听的耳朵都起老茧了,但可惜,我至今依然活着。”

    叶休嘿然一笑,金刚不坏神功运转,身上蒙上一层层薄如蝉翼的金光薄膜,金光流转,映衬的叶休身形伟岸,恍若神人。

    “砰”的一声巨响,泥土飞溅,叶休不退反进,恍若野兽一样,顶着光焰万箭冲向心月狐。

    “叮叮叮……”

    光焰万箭撞在叶休身上,像是撞在金铁玉石上一样,叮叮当当不断作响,雨打芭蕉,声音清脆悦耳。

    光焰万箭下,叶休安然无恙,砥砺前行,疾如闪电。

    光焰万箭,无法挡一人前行。

    “怎么可能?”心月狐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一愣神的功夫,叶休已经冲至心月狐身前,提掌成刀,携带着恐怖的气势,一刀刀劈下,一瞬间,就是三十六刀。

    每一刀劈下,都带着一缕幽黑的焰火,看似是焰火,却带着冰冷阴寒的气息,冻彻骨髓。

    燃木刀法,原本在描述中,是以阳刚真气催动刀劲,化为长虹火焰,伤人对敌,但叶休修炼的《玄武荡魔经》,本质属水,性阴寒,因而催动的刀劲火焰,亦成了冰焰。

    但这并不妨碍燃木刀法的威力。

    三十六刀之下,熊熊幽黒火焰布满整个光罩,光罩上出现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痕,而光罩之内的心月狐,仿若置身严冬,头发、眉梢上都挂着丝丝冰屑。

    “碎……”

    三十六刀之后,叶休化掌为拳,重重擂在光罩上。

    如果说先前那三十六式燃木刀法张扬至极的话,那么这一拳,则内敛至极,没有一丝花哨和气势,就那样平平无奇的擂在光罩上。

    但下一刻,光罩轰然破碎,悬浮在心月狐身前的百鸟朝凤鉴直接被一拳轰飞,而后这一拳,轰在目瞪口呆的心月狐身上。

    心月狐同样飞起,砸在地面上,烟尘飞溅。

    “这乌龟壳,还真硬。”叶休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臂,深吸了口气,气机转换后,没有停歇,立刻冲了上去。

    他可不想给心月狐任何恢复、反应的时间,趁你病,要你命。

    但刚一冲入烟尘,叶休像是炸毛的野兽一样,汗毛倒竖,双脚扭曲成一个诡异的角度,甚至都能听到骨骼扭动的咔嚓声,但叶休毫无在意,猛蹬在地上,以比去时更快的速到倒射而回。

    但刚掠至一半,一缕灰蒙蒙的光芒从烟尘中飞出,光芒所过之处,四周的树木、花草全部枯萎、凋零,仿佛被掠夺了所有生机一样。

    光芒速度奇快,迅速追上叶休。

    叶休汗毛倒竖,心中涌出一抹极度危险的感觉,低吼一身,周身黑水翻涌,水浪滚滚,仿佛一条大江大河,横亘在身前。

    但那缕挥芒,速度不减,从黑水波涛中一掠而过,真气形成的大江大河,一分为二。

    叶休亡魂大惊,没想到这一缕灰芒如此厉害,竟然生生分开了他不下气境武者的磅礴真气河流,急忙掐了一个印诀。

    一件黑沉威严、古朴的长袍出现在叶休身上。

    黑袍样式简约、古朴,看上去并不华美、雍容,但却有一种说不尽的*、尊贵,领口锈着阴阳太极图案,肩膀左右是一日一月,袖口绣一片片水浪,下摆处,则是一片混沌虚无,混沌虚无中,似有无数光怪陆离的鬼怪、妖魔、仙神嘶吼、挣扎,但却无法挣脱开那茫茫黑水的镇压和封镇。

    肩挑日月,胸怀太极,脚踩神魔,此即为荡魔法衣。

    “荡魔法衣,神魔辟易”

    荡魔法衣加身的一瞬,一股浩然、宏大、威严的神威横压虚空,煌煌神威之下,神魔辟易,万鬼臣服。

    煌煌威压之下,那缕灰芒,不再像先前那样一往无前,而是陷入泥潭般,颤颤巍巍,将散未散,似溃未溃。

    将散,终究是未散。

    那缕光芒,依旧像一位披坚执锐的剑客,纵然身受重伤,却不堕其志,继续向前。

    “滚……”

    叶休眉头一蹙,荡魔法衣仿佛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愤怒,太极转动,日月颤抖,水浪翻滚,脚下妖魔、仙神齐齐怒吼,荡出一层层幽幽光芒。

    “砰砰……”

    一阵阵无形之音在空中炸开,灰芒仿是无以为继,在距离叶休心口三寸时,无声消散。

    看到灰芒消散,叶休松了口气,还好有荡魔法衣在,否则这次可就悬了。

    这荡魔法衣,是他将《玄武荡魔经》修炼到一定境界后,诞生的一种术法神通,这算是高大上的说法,简单来说,只是一种真气、气势的运用。

    其实,《玄武荡魔经》中还有一些其他神通术法,真气的运用等,只是由于时间有限,他并未完全掌握而已。

    “好好,能挡住我的山河一笔,果然有几分本事。”心月狐阴仄仄一笑,从烟尘中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支笔。

    一支毛笔。

    毛笔和普通的湖笔差不多大小,笔杆上刻镂着一幅锦绣山河画面,画面上方有三个龙头凤尾古篆,是为“山河笔”,笔毛为黑色,笔尖处淌下一缕缕恍若墨汁的气息,但这些恍若实质的气息甫一离开笔尖,就消散于无形。

    毛笔显得威严、古朴,但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整个山河笔的笔杆上,有一缕缕裂痕,甚至于笔尾处,凭空而断。

    一支残笔,就有如此威力,若完整的毛笔,威力将会如何?

    叶休心下骇然。

    “挡得住一笔,不知道,你能不能挡住十笔,百笔?”

    心月狐微微仰头,眼中寒芒闪烁:“山河笔,山河可画,山河可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