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武侠微信群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推论
    “你……”苦大师面色铁青,眼中杀意凛然。

    “大师,先前都是你质问我,现在该我问你了吧?”忽然,叶休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苦大师,如一柄剑,直入心扉。

    “你什么意思,这是在怀疑老衲吗?”苦大师目光不善地盯着叶休。

    “呵呵,答对了,就是怀疑你,怎么,大师怕了?”叶休挑衅地看着苦大师道。

    苦大师冷冷道:“就算是有人杀了李淮,这里有这么多人,你凭什么怀疑我?”

    叶休理所当然道:“我怀疑你,当然是因为你最可疑了啊!”

    众人:“……”能说点有技术含量的吗?

    “咳咳……”叶休也没继续卖关子,道:“李淮死时,秦兄正在外面找食物,而我们则正在外面追杀那头怪物,在这里的只有大师你、周玉山、李淮三人,周玉山身中剧毒,昏迷不醒,根本无法杀李淮,那么,便只有你了!”

    “大师,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不等苦大师说话,叶休继续道:“另外,李淮的实力并不弱,警惕性并不差,所以想要杀他,一定要攻其不备,出其不意,能做到这点的,唯有他熟悉的人,只有他熟悉的人,他才不会戒备,才会让凶手有机可趁,一击毙命。而大师你,恰恰都符合这些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李淮原本打算跟我们一起去追那头怪物的,最后是你硬要他留下的,他若不留下,便不会死,是不是可以说,你早有预谋?”

    苦大师大怒道:“一派胡言,老衲与李施主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他?”

    叶休淡淡一笑:“呵呵,你是与李淮无冤无仇,但有些时候,杀人,并不需要仇怨,只需要目的便行!”

    “你之所以杀李淮,为的是嫁祸于我,而后让我们与秦兄等人自相残杀,你好坐收渔利!”

    闻言,苦大师哈哈一笑:“可笑,可笑,真是可笑,我为何要嫁祸于你?我为何要让你们自相残杀?而我又有何渔利可收?”

    叶休嘴角上挑,邪笑一声:“你当然是为了练功了,或者喂养你那头怪物了。”

    “事实上,我们这里所有的人,包括死去的方鹏、马元、罗永、李淮,都是你要杀的人!”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苦大师。

    苦大师眼中闪过一丝冷肃,张口反驳道:“胡说,你凭什么说那头怪物是我养的?你有什么证据?若然你信口雌黄,休怪老衲金刚怒目,佛法无情!”

    “哈哈……”叶休大笑一声,胸有成竹道:“你要证据,我便给你证据!”

    “李淮先前曾怀疑那头怪物是我养的受我控制,虽然他智商不高,猜错了,但有几个点,却说的很对,例如那头怪物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那天我去引诱那头怪物,它为什么没有出现?等等。”

    “这几点,都很有可能说明那头怪物,是我们其中某人豢养的,唯有如此,它才会一直跟着我们;唯有如此,它才能在我充当诱饵时不现身;也唯有如此,他才能准确的袭杀我们每一个落单的人。”

    叶休扫视了一眼众人,道:“不过,真正让我确信这头怪物是有人豢养的,则是罗永之死。我和罗永去河边取水时,那头怪物竟然恰巧躲在水底,袭击了罗永,就好像提前躲在那里,等我们送上门一样,不老山这么大,它哪儿都不躲,偏偏躲在水底,试问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便是这头怪物是我们其中某个人控制的,知晓我们要去河边取水,提前让它藏匿在水底,守株待兔。”

    “那么这个人是谁呢?”叶休冷笑一声,转头看向苦大师,意思不言而喻:“口渴,想要喝水的是你,告诉我们西南方向有条小溪的也是你,也唯有你,才能提前安排好这一切?大师,你怎么看?”

    “阿弥陀佛,这一切都是你的推测,没有实质证据,当不得真。”

    苦大师否认道:“而且当时,虽然是老衲说要喝水的,但老衲并未让罗施主去,而是打算自己去寻的,只是罗施主奋勇,老衲推脱不过,才答应的,可不是老衲非要罗施主去帮老衲去河边取水的,罗施主之死,只能说是天意,与老衲无关!”

    “呵呵,好一句天意,好一句与我无关,难不成一句天意,大师你便想将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想得也太美了吧!”

    叶休嘲讽道:“更何况,这并非天意,而是你精心算计和谋划的。”

    “大师你先前在与湖精交手的过程中,身受重伤,一直重伤未愈,再加上大师你德高望重,所以你一旦提出要喝水,那些人一定会自告奋勇,抢着前去帮你取水,或者是罗永,或者是其他人,无论是谁去,那头藏在河低的怪物,都能得手。这就是你的算计,你还敢说这一切都是天意吗?”

    “另外,说到伤势,我有一点十分好奇,大师你当时是和李淮一起被湖精一巴掌拍出去的,但奇怪的是,李淮只受了点轻伤,脏腑震动,休养了半天就痊愈了,反倒是出身金刚寺、素以体魄强横著称的大师你,竟然身受重创,到现在还未痊愈,这未免有些太奇怪了吧?”

    “大师你不会告诉我你的体魄,是纸糊的吧?”

    “这……”苦大师一时语塞。

    不等苦大师说话,叶休继续道:“事实上,大师你留下的破绽,不止这一点,还有很多,都可以证明李淮的死,与你有关;都可以证明你,居心叵测!”

    “例如,你先前告诉秦兄,那头怪物杀了李淮,而没杀你,是因为秦兄他们恰好回来,惊走了那头怪物,使其没时间杀你。可是,你又说那头怪物先袭击了你,而后才杀的李淮,试问那头怪物既然都能袭击你,还差一点儿功夫将你开膛破肚吗?这明显就是前后矛盾。”

    “例如,你说张玉山是被天狼蛛咬伤了,中了天狼蛛之毒,可是我仔细检查过,张玉山身上并没有被天狼蛛咬伤的痕迹,反倒是他的左臂上,有一个小小的针孔,而天狼蛛之毒便是从那里扩散进入他体内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