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武侠微信群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臭不要脸
    “好,那我就直接开始了。”

    楚浊笑了笑,语气温煦道:“是你杀了陈不平吗?”

    楚浊和夜绝当然不知道,他们一进门,便被叶休猜了个七七八八,心中早有了警惕,否则,便不会这般好脸色了。

    叶休点点头,道:“是我杀了他。”

    “呵呵,这么爽快,都不辩驳一下吗?”楚浊眼中闪过一丝意外,没想到叶休承认的这么干脆。许多犯人,在面对审讯时,都会抵死狡辩,不到最后,绝不低头。

    当然,除了那些心存死志之人或者变态外。

    不过,叶休怎么看,都不像是自暴自弃,或者变态。

    叶休耸耸肩:“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人是我杀的,没什么好狡辩的。”

    “哈哈,好一个敢作敢当,这性格,我喜欢。”楚浊淡淡一笑。

    叶休挑挑眉,厚颜无耻道:“前辈很有眼光,很多人都这么说。”

    楚浊:“……”你这么不要脸,有没有人说过?

    不过,为了拉近与叶休的关系,借机让叶休放松警惕,从而在之后的谈话中,不知不觉露出些许马脚,楚浊表示这口气,我咽了,继续笑道:“呵呵,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年长小兄弟几岁而已,你要不嫌弃,就称呼我为楚哥吧!”

    叶休:“……”咱要点脸行不?你的年纪,当我爸都绰绰有余了,你好意思说年长我几岁,让我叫你哥吗?

    难怪世人都说越老越妖,节操没了,古人诚不欺我啊!

    “好的,哥!”叶休坐直身子,急忙应了一句,连楚字都不要了,生生从异性兄弟变成了亲兄弟。

    当然,也成功的将心中的鄙夷变成了“真香”现场。

    楚浊笑容一僵,心中有一万零一头羊驼奔跑践而过,我特么只是客气一下,懂吗?谁让你当真了,我的年龄都可以当你爷爷了,你还懂点礼义廉耻,尊老爱幼吗?

    楚浊心里吐槽着,脸上笑容更盛:“好,既然你都认我这个老哥了,那你实话告诉我,为什么要杀陈不平,放心,只要你是冤枉的,老哥我一定替你讨回公道,还你一个清白。”

    说完这些,楚浊自己都有些脸红,心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典型的口是心非。

    他想起了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他逝去的青春,和节操。

    “谢谢哥!”叶休眉头直跳,碰上这么不要脸的人,他认命了:“是这样的,我来云城,不是为了抓那桩连环少女杀人案的凶手吗?我和肖浪来云城后,肖浪你知道吧,他是洛京道教协会的人,人称罗汉,人嘛,特别贱,特别没有下限,年纪那么大,还偏偏喜欢和比他小得多的人称兄道弟,我给你说啊……”

    “特么的,说归说,不带放地图炮的,你这么含沙射影,真当我听不出来吗?好歹我也是大学教授啊!”

    楚浊听着叶休的话,心里顿时吐槽不已:“还有,我问你为什么要杀陈不平,你特么连肖浪唱歌跑调,上厕所不洗手,尿尿分叉这种事儿都说出来干嘛?”

    “你是对他有想法吗?关心人家尿尿分叉又是怎么个意思,嫌人家肾虚吗?”

    “咦,我怎么知道尿尿分叉是肾虚的表现,好像……我也这样!”

    “妈蛋,我想这些干嘛?”楚浊意识到自己跑偏了,然后集中精神,却又听到了叶休在讲肖浪腿上有几根毛?睡觉喜欢用什么姿势?等等。

    楚浊眼皮跳动,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这个喋喋不休的小混蛋,但不行啊,为了查案,他得继续忍辱负重,不想听,也得装作津津有味的样子。

    所以,楚浊只能一边告诉自己他是个大学教授,是个有学问有素质的人,是个脱离的低级趣味的人,平复着任督二脉涌动的真气,一边陪着笑脸,装作听得津津有味。

    半个小时候,叶休讲得有些口干舌燥,但作为疑犯,人家又没给他准备水,于是只能悻悻结束了话题,简单道:“陈不平眼红我杀了连环收女杀人的凶手和水月真人的功劳,想要独占,又看到我身受重伤,便起了杀心,想杀掉我,独占功劳。幸亏我警惕性高,才没着了他的道,最后在动手时,没收住手,便杀了他。”

    “所以,你杀陈不平的原因,是因为他想杀你,独占功劳,所以你被迫自卫,才杀了他。”进入房间后,一言未发的夜绝,开口说道。

    叶休点点头:“不错。”

    楚浊:“……”所以,一句话就能说完的事儿,你生生扯了半个多小时?

    是不是给你备个水杯,放点零食,你是不是能从盘古开天讲到地球毁灭,从赛博坦星球起源讲到擎天柱之死?

    你这么能,咋不上天呢?

    “既然错在陈不平,你为什么要毁尸灭迹,隐瞒事情真相?”吐槽完,楚浊疑惑道。

    “为什么?”叶休嘲讽一笑:“当然是因为他的叔叔是陈小雷,谁都知道陈小雷对陈不平视如己出,是他的逆鳞,触之必死。”

    “如果实话实说的话,估计我早就死了。”

    至于为什么不推脱是水月真人杀了陈不平,一来若是水月真人杀了陈不平,他问心无愧,没有必要毁尸灭迹,隐瞒事实;二来万一那些大人物有什么高深的手段,查出什么蛛丝马迹呢?

    到时候,他再想改口辩驳,也比较麻烦。

    谎话说多了,再说真话,可就没人信了。

    楚浊道:“所以,你害怕陈会长是非不分,执意杀了你为陈不平报仇,所以才会毁尸灭迹,隐瞒事实。”

    叶休点点头:“不错。”

    “那吴鹰,也是你杀的?”楚浊问道。

    叶休道:“是我杀的。”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他?”楚浊问。

    叶休回答道:“哈哈,这个嘛,要从……”

    叶休还未说完,便被楚浊打断:“这个,不用扯太远,咱说简单点就行。”

    “哦……”叶休悻悻道:“他要杀我,我为了活命,便杀了他。”

    楚浊:“???”

    “完了?”楚浊等了半天,见叶休就说了这么一句,愣道。

    “完了啊!”叶休无辜道:“不是你让我说简单点吗?”

    “咳咳……不用太简单,可以稍微详细一点。”楚浊干咳了两声。

    “你凭什么判定吴鹰是去杀你的,而不是带你回道教协会,询问你杀害陈不平的事情的?”

    “万一他只是履行职责,抓你回道教协会呢?”

    “这样一来,你不是枉杀了一个无辜之人?”

    忽然,夜绝开口问道,一句接着一句,如刀,直指人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