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巡狩江山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节 血溅朝堂
    朝殿之外,澹台摩立脸色有些苍白。这一路上不停的狂奔,让他背部的伤口非常剧痛。虽然车撵内铺垫了厚厚的软草,又有三层兽皮铺垫,但也架不住飞奔之中的颠簸。好几次五阁老都要放慢速度,澹台摩立却强忍着疼痛不断催促。终于,他们比霍扎思预想的提前来到了翔鹿城。

    看到大街上到处悬挂的白绫,澹台摩立知道丧讯已发,当即让五阁老直接驾车前往朝殿。供老院五阁老亲自驾辕,这一路上当然是畅通无阻,即便流苏与荣谷控制了皇宫内外,供老院的令牌他们还不敢阻拦。谷凡向天等十八亲卫,则是倒提着长刀紧随左右。

    朝殿之上,北疆侯与舒亲王等人,一个个吃惊的看着殿外。大皇子澹台摩立的突然到来,一下子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两人对视了一眼,舒亲王示意北疆侯稍安勿躁,看他眼色行事。

    原本北疆侯等宗亲就不希望澹台摩立坐上皇位,怎奈澹台摩立抗击摩罗国外寇功劳甚大,加上这几年澹台宏石也意属摩立,他们也没有什么制止的办法。但近日传来摩立身受重伤成为废人,流苏又上下串联蛊惑宗亲,让北疆侯等人重新看到了希望。澹台宏石的突然殡天,更是给流苏上位创造出一个绝佳机会。但是这个机会,却让老王爷澹台仓的固执给耽搁了。

    朝殿众臣子都在等待着摩立殿下的进入,但却久久不见人影。就在众人疑惑之时,却看到四名‘护卫’,抬着一把太师椅稳健的走了进来。他们的身后,更是跟随着十几名身背长刀的‘护卫’。

    殿门外,负责把守的侍卫虎视眈眈,怎奈供老院五长老手持御赐令牌,他们根本无法阻拦。供老院令牌是澹台宏石钦赐,在宫中任何之地可畅通无阻。有了这面令牌,谷凡向天等人才可以伴随摩立殿下进入朝堂。

    舒亲王看到这一幕,顿时怒道,“大胆,什么人敢带刀进入朝殿,你们这是想谋反吗。”

    靳如实等人放下了太师椅,分别站在身后护卫。澹台摩立看着恼怒的皇叔,平静的说道,“皇叔莫急,他们只是侄儿的随身护卫。侄儿在大夏身受重伤,伤势未愈,只能暂时靠他们代步行走。”

    澹台摩立说着,对着上首的澹台仓抱了抱拳,“仓祖,摩立有伤在身不便行礼,父皇殡天摩立心中万分悲痛,鲁莽之举还望仓祖及诸位宗亲长辈见谅。”

    澹台仓点头说道,“摩立身上有伤,况且父子情深,这些小事就不必再计较了。如今我北明巨日损落,大家还是议一议大事吧。”

    “你~!”舒亲王澹台宏光气的满面通红,带刀上朝居然成了小事?况且对方身着外族战甲,按朝制法度都应当场拿下才对。不过澹台仓发了话,他要是较真的话,这可要与老王爷撕破脸了。别看澹台宏光是宏石的亲弟弟,但在宗亲之中,他可没有澹台仓的威望及权利高。

    太子澹台流苏,恶毒的看着兄长澹台摩立,冰冷的说道,“皇兄,如今父皇殡天,你居然带着护卫上朝,难道这就是你的孝心吗。如果真有孝心,即便有伤,也应该爬着进来。”

    澹台摩立冷哼一声,“流苏,孝心不在其表,而在其心。身为君王之子,你可知什么是皇子之孝?我来告诉你,皇子之孝可不是寻常百姓家,一日三餐亲躬问暖。而是替君王勘察民情,梳理朝务替君分忧,国难之时更是要以身作则,即便血溅沙场也要担当起皇子的称谓,不可辱没了皇家尊严。如今父皇殡天举国大悲之时,我不想与你争论什么。相国大人,时辰不早,按朝朝制规矩您是首辅大臣,还是由您来主持政务吧。”

    澹台摩立的几句话,落地有声,顿时说的澹台流苏哑口无言。澹台摩立这几年在朝中积攒了不少人脉,不少大臣心中暗赞。

    博尔术图趁机说道,“既然摩立殿下也到了,咱们还是尽早择出扶灵人选吧。不过在择选之前,本相还想请莫连海大人,给诸位宗亲及在朝的大人们,说一说陛下殡天之时,可有什么遗诏。”

    博尔术图不愧是北明相国,平日里澹台宏石不上朝的时候,都是他来主持朝政。虽说博尔术图不是皇亲国戚,毕竟也是大部族头人,在朝堂之上还是有一定的威望。

    澹台仓心中一动,目光看向了站在角落里的莫连海。澹台宏石殡天之时他也在场,当然知道根本没什么遗诏。博尔术图这么一说,澹台宏石心中不禁升起了疑惑。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莫连海带着一副悲痛的表情站了出来。莫连海对着老王爷及诸位大臣拱了拱手,“诸位宗亲大人,诸位朝中大人,莫连海承蒙圣恩身为内府管事,亲见巨日损落,心中万分悲痛。不过,为了公正起见,在下还要请出供老院两位阁主做个见证。因陛下圣体事发突然,供老院几位阁主亲自出手救治,怎奈陛下大限已到无力回天。当时不光我一个人在场,还请大阁主霍扎思与六阁主呼延励两位阁主做个见证。”

    霍扎思与呼延励早就在朝殿偏厅等候,得知摩立到来,霍扎思终于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只要摩立到了翔鹿城,至少皇室宗亲不能以不在场的借口免去他的资格。至于能不能夺得扶灵之选,霍扎思知道还要经历一番争斗。看样子,澹台流苏事先也做了安排,宗亲之中大多数都偏向于他。好在有老亲王澹台仓顶着,加上文武大臣的倾向,霍扎思觉得夺得扶灵之选应该不成问题。

    两位阁主奉宣走上了朝堂,霍扎思给澹台仓微微躬身见礼,对于其他宗亲恍若视而不见。供老院在北明的特殊地位,也没人敢对霍扎思的傲慢斥驳。

    莫连海接着说道,“诸位大人,当时事发突然,下官不敢擅自做主,只好请来几位坐镇阁主替陛下诊治。”

    舒亲王打断问道,“既然几位阁主出手诊治,本王想知道,皇兄到底得了什么症状,走的这么突然?”

    六阁主呼延励看了舒亲王一眼,“亲王殿下,陛下这些年圣体一直不好,在下认为,陛下日理万机心神耗费,属于灯枯油尽寿终正寝。如若哪位大人有疑,可亲自验证。”

    呼延励这么一说,当然没人敢站出来反驳。他的医术名震北明,甚至这些宗亲朝臣都仰仗着他的诊治,谁敢得罪这么一位名医。

    “既然这样,那皇兄临终之前,可有遗诏?不过老王爷却说,并没有遗诏。”舒亲王接着问道。

    莫连海躬身答道,“不是没有遗诏,而是陛下没有说完就耗尽了心神。连海也是为了慎重起见,没敢下笔起诏。”

    莫连海这么一说,朝殿之上顿时一片哗然。舒亲王心知不妙,赶紧说道。

    “莫连海,难道你连起诏的规矩都忘记了吗。圣旨诏书非同小可,特别是如此国之重事,连口谕都不得成证。历代君王遗诏尤为重要,没有起始都算不得内,你莫连海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想看着我北明发生动荡吗。”

    北疆侯也跟着怒道,“遗诏这么大的事情,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莫连海不要信口雌黄。”

    莫连海冷静的说道,“两位宗亲大人,能否听下官说完?其实下官也是陈述一个事实,并非有什么想法。在下只是一个小小的内府管事,承蒙圣恩可在陛下身边照料。当时陛下所言,在下当然不敢隐瞒。”

    澹台仓咳嗽了一声,“宏光啊,连海身受宏石陛下的赏识,本王相信他不敢添加只言片语,就让他说完。”

    莫连海一抱拳,“谢老王爷恩典。其实当时陛下,确实说出要传位于大皇子。只是还没等让下官拟旨,就突然殡天了。此事大阁老等人可作证,苍天可鉴。”

    澹台流苏一听,顿时暴怒起来,“住口!父皇既然没有旨意,休要在此信口雌黄。莫连海,父皇圣体一向很好,为何会突发病状。此事,本殿下还得查个清楚,身为内府管事,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朝殿众臣,一个个震惊的看着莫连海。按说身为内府老臣,说出这话简直是给自己找麻烦。一个不好,甚至会落得非常悲惨的下场。其实就算他不说,朝臣们也知道宏石陛下倾向于摩立皇子传承大位。毕竟这几年,不管是军务还是朝政,都是摩立殿下独自支撑。而那位太子爷,除了夜夜笙歌,根本就不往朝堂上迈一步。

    舒亲王等人脸色铁青,莫连海说出这话,几乎等于是告知众人宏石陛下立了遗诏。北疆侯澹台罗列,更是面目狰狞的瞪着莫连海。

    看到朝堂有些纷乱,舒亲王知道继续下去,流苏必将被踢出局。如果一开始他们不参与此事,倒还罢了。大不了澹台摩立登基,无非就是找点当年的后账,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是现在情况可不同了,他们已经公然站在摩立的对立面,再让他登基,必然会施展重手对他们进行打压。

    舒亲王一抬手,“肃静!朝堂之上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在舒亲王的威压之下,朝堂渐渐安静起来。澹台流苏带着一丝胆怯的目光看向皇叔,这种情况下他只能靠着宗亲的势力来抗衡了。否则,他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舒亲王看了看众人,沉声说道,“诸位大人,其实本王也了解皇兄的心愿。莫管事说的不错,宏石皇兄确实是有传位于摩立的想法。但这是摩立出使大夏之前,而不是现在。自从得知摩立皇侄身受重伤无法行走,皇兄也很无奈。按照我北明祖制,坐在尊位之上的,决不能是一个废人。我北明先祖当年是在马上起家,统一各部之后打下了北明江山。这一点,想必诸位都很清楚。”

    舒亲王说着,目光温和的看向澹台摩立,“摩立皇侄,其实皇叔也很希望你来统领各部。怎奈祖制不可违,皇叔也很替你惋惜。不过你放心,流苏皇侄心地善良,他会很好的照顾你这位皇兄。”

    舒亲王澹台宏光这么一说,从根本上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特别是他搬出了祖制,连老王爷澹台仓也不好反驳。群臣虽然大多数倾向于澹台摩立,在皇家祖制面前他们也不敢多言。

    澹台摩立平静的看着舒亲王,“皇叔,这么说,你是坚持让流苏上位了?”

    澹台宏光微微一笑,但马上觉得有些不妥。毕竟皇兄刚驾崩,此时出现笑容可有些不敬。

    “摩立皇侄,祖制不可违,此乃天意啊。”

    澹台摩立苦涩的叹息一声,左右看了看朝堂上的众人,朗声说道,“诸位宗亲长辈,诸位大人,其实摩立并非贪恋权欲之人。几年前,我还是被发配北疆荒芜之地受苦之人,甚至连朝堂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今日我摩立赶回国都,一是感恩父皇不弃之情,二是确有争夺皇位之意。”

    说到这澹台摩立微微喘息几下,接着说道,“如今天下不稳,列强都在暗中积蓄力量。我北明土地肥沃牛羊满坡,早已被列强窥伺。摩罗国上次战败,却一直陈兵与疆界。摩立不才,只是不想让北明重蹈大夏覆辙。君王之位不是儿戏,更不是享受。父皇呕心沥血几十年,才换来北明的安定。如若像大夏一样,君王偏颇昏庸,短短几年强盛的大夏,就成为过往云烟。北明的安稳只是虚假之相,人口不及大历国五分之一,战斗力不如摩罗凶狠,一旦君王不智,这将会给整个北明带来惨重的灾难。”

    澹台流苏怒道,“摩立,难道你认为本太子不如你吗。你被流放的这些年,是谁在替父皇梳理朝政。难道,那些年我北明不繁荣吗。”

    澹台摩立盯着流苏,不屑的说道,“流苏,那些年如果没有明月,你觉得会这么安稳吗。几年前正是因为你的愚蠢,差点让摩罗兵马杀到翔鹿城。二弟,君王之位不是这么好当的,他要承担起北明各部的重托。如果你真有能力,大哥不会跟你争夺这个皇位。可是在大哥的眼里,你的确不配。”

    “哼!行不行,坐上之后天下人才能明白。只是大哥你现在,却没有了争夺的资格。”澹台流苏带着嘲讽看着摩立。

    霍扎思忽然说道,“谁说大皇子殿下没有资格?诸位宗亲大人,摩立殿下只是身受重伤而已,以我供老院的手段,让他恢复行走根本不成问题,只是需要治疗的时间。”

    澹台仓眼神一亮,“霍阁老,你们真有能力让摩立恢复?”

    霍扎思心说我哪知道,但是先度过此关再说,“回老王爷,绝对没问题。”

    澹台仓赶紧说道,“既然这样,那祖制一说,暂且越过。”

    舒亲王当即喝道,“不行!霍阁老虽然说着有把握,但我北明总不能让一个废人来扶灵。流苏并无什么大过,他的太子之位一直保留,足以说明皇兄的认可。流苏,皇叔认可你,诸位宗亲,你们的意思呢?”

    北疆侯当即喊道,“当然以太子之令奉行,这是规矩。”

    就在老王爷澹台仓刚要怒喝之时,胡听着殿门方向有人高喊,“太子殿下,我等城防营及宫中侍卫,唯太子之命行事。”

    群臣一惊,纷纷回头看去,却发现荣谷一身战甲,带着宫中侍卫堵住了朝殿大门。人群自动分开两侧,荣谷带着几十名侍卫走了过来。

    舒亲王心中一怔,惊奇的看向澹台流苏。澹台流苏更是面目狰狞的盯着摩立,要不是场合不对,他都想放声大笑起来。

    老王爷澹台仓怒道,“大胆,宏石陛下刚走,你们这些宵小就想造反吗。”

    荣谷微微一抱拳,“老王爷,事态紧急,我等根据国之法度,只能听从太子之令。相信老王爷,不会不知道这条律法吧。”

    舒亲王冷笑的看着澹台仓,这种情况之下,他到乐得让流苏震慑朝堂。澹台仓身子微微颤抖,目光冷峻盯着荣谷,上有宗亲下有兵权,这种情况下他也无力回天。虽说老王爷执掌着宗人令,但手中无兵无卒。在夺嫡之事上,澹台仓也只能靠着威望来压人。一旦动用了兵权,他的威望也无济于事。

    澹台流苏居高临下的看着澹台摩立,带着一种命令的口吻威严的说道。

    “摩立皇兄一路辛苦,又有伤在身。来人,带摩立皇兄下去,好生照顾。”

    “诺!”荣谷答应一声,一挥手,身后侍卫冲了上来。

    谷凡向天自进入大殿就保持着沉默,但是段琅给他们的命令,就是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务必保护摩立不受到侵犯。谷凡向天等人唰的一下抽出背上的长刀,把澹台摩立护卫了起来。

    “放肆,身穿外族战甲,也敢在我朝殿之上亮刀,给我拿下!”

    荣谷一声命令,众侍卫顿时抽出了腰刀。区区十几个护卫,荣谷不觉得他们敢动手。亮出兵刃,无非是给摩立壮壮胆气而已。但是一息之后,荣谷顿时傻了眼。

    噗噗噗~!最先冲上来的几名侍卫,立马被谷凡向天等人毫不犹豫的斩杀。面对千军万马他们都不惧,何况是朝殿上的区区众人。窜起的鲜血,吓住了后面的众侍卫。不但是宫中侍卫,朝殿之上宗亲皇室,以及诸位大臣,更是震愕的张大了嘴,仿佛自己看到的是幻觉。

    澹台流苏一惊之后,吓得差点没跌倒,“反了,他们这是反了。十几个区区贼子也敢叛乱,来人,把他们全部击杀!”

    靳如实冷哼一声,“当年韩平子几十万大军,也挡不住我哥几个几进几出。就这点人手,还不够老子磨刀的呢。”

    向天也高声喝道,“我乃大历国禁军将军向天,奉我国主之命护卫摩立殿下。谁敢再往前一步,杀无赦!”

    “向天?这是~历都城十八斩?”

    荣谷震惊的看着向天等人,闻听大名之后,他才知道摩立身边的这些护卫,居然是名震天下的历都十八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