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巡狩江山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节 谎报军情
    校场之内,群臣正乱哄哄的声讨历都城的大逆不道。李建山这一声没有底气的喊叫,顿时被淹没在声浪之中。

    场内戒备的一名参将,看到有人擅闯校场,顿时高声喝道。

    “什么人如此大胆,来人,给我拿下!”

    十几名兵卫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把李建山按倒在地。李建山也不敢反抗,只是高声叫道。

    “放开我,边关紧急军务,红色羽檄。”

    那名参将一听红色羽檄,赶紧喊道,“等等,放开他。”

    李建山站起身,一伸手拿出一道卷宗,上面缠着一支红色羽毛。这在军务当中,是最紧急的兵讯,任何人都不得耽搁。

    “在下历都城李建山,你们让开,我要面圣。”李建山沉声说道。

    参将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李建山手中的羽檄卷宗,“大人稍等,末将这就去禀报。”

    参将说完,快步穿过人群,向镇守在高台之下的刘书光跑去。参将在刘书光耳边低语了几句,刘书光一愣,目光远远的看了李建山一眼。

    刘书光转身走上高台,躬身说道,“陛下,历都城李建山到了。”

    德隆刚才就看到有人冒然进入校场,只是距离较远,没看清是谁。德隆本想事后训斥刘书光一顿,没想到是李建山到了。当年他在历都城之时,李建山对他还算不错。德隆原本也想拉拢李建山,只是后来看到李建山装聋作哑,也就把他排斥在外。

    正在议论的群臣,看到德隆帝目光看向他们身后,纷纷停下声讨,也把目光看向李建山。在众目睽睽之下,李建山心虚的对众大臣拱了拱手。

    德隆冷哼一声,“把他带过来。”

    “诺!”刘书光答应一声,转身跑向李建山。

    不大一会儿,李建山跟随刘书光来到台前,跪地叩拜。

    “臣~李建山,拜见陛下,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哼哼,你还知道朕是万岁?天下议政如此重大之事,你都敢在朕之后入场。好啊,看来朕是不配让你们历都城跪拜了。”德隆冷笑道。

    “陛下,臣等不敢。臣来迟,是有重大原因,请容臣禀报。”

    “不敢?就算朕不怪你来迟之罪,难道朕的旨意你们没看到吗。还是说,段琅上官还有那位澹台明月,已经不把朕的旨意放在眼里了。”

    “不不,陛下请容臣禀报。就在段将军等人准备赴京之际,西越大军突然来袭。澜都城仓促之下,差点城池失守。无奈,段琅与军师明月亲率大军奔赴澜都城。陛下,西部战区文武臣等,绝不敢冒犯天威。”

    “什么?西越再次举兵进犯?”德隆一下子站了起来。

    群臣一听,顿时一片哗然。西宁侯的战事刚刚平定,西越居然再次进犯,难道大夏真是犯了刀兵之劫吗。

    “如此大事,臣不敢妄言。”李建山硬着头皮说道。

    德隆目光锐利的看向张昭,这么重大的军务,他奇怪监天院为何没有密报。

    张昭愣了一下,赶紧上前说道,“陛下,休听李建山妖言惑众。监天院密站一直关注边关,如有战火,肯定第一时间上报。”

    德隆心中一怔,他倒是相信张昭不敢隐瞒,“李建山,你可知谎报军情,株连九族。”

    “回陛下,臣当然知道。”

    德隆一听,目光再次看向张昭,“张昭,历都城最近有什么消息没有?”

    “这~!”张昭犹豫了一下。

    “说!”德隆怒道。

    张昭赶紧下跪,“回陛下,历都城密站,已经十六七日没有发来密报。”

    “什么?那为何~不早告诉朕。”德隆气的真想大骂一顿。

    “陛下息怒,臣已经派人紧急前往历都城查询此事。但臣觉得,监天院的密站,很可能~已经被历都城清洗。”张昭说完,目光恶毒的看向李建山。

    德隆一听,目中闪烁出杀机,“李建山,你来告诉朕,这是怎么回事。”

    李建山一副呆傻的表情,“回陛下,臣~根本不知道历都城还有监天院的密站。更何况,十几天之前臣已经离开了历都城,正在奔赴京都的路上。监天院的事情,臣上哪知道去。”

    “你!”德隆气的差点骂出脏口,但当着群臣的面,李建山如此说辞他也不好治罪。德隆压了压怒火,接着问道。

    “那朕问你,澜都城战况如何?”

    “陛下放心,相信段将军亲自出马,用不了半个月定会把西越逆贼打回两界山。”

    德隆一听,鼻子没差点气歪,合着西越进犯,就是不让段琅来参加天下议政。而且时间掐的如此准确,跟他下了圣旨一样。德隆也不傻,他当然听出这只是段琅的推脱之词。但在没有证据之前,他还真无法治段琅的罪名。

    德隆暗暗咬了咬牙,“李建山,朕再问你,就算段琅与明月去了澜都城,那上官玄悟为何不来。难道,他真觉得与朕平起平坐了吗。”

    德隆把话题引到了上官玄悟身上,心说我看你还有什么托词。

    李建山一抱拳,“回陛下,澜都城因为仓促应战,损失惨重。上官大人体恤将士,代陛下去了澜都城,为众将士祈福超度。上官大人身为文臣,但不顾生死甘冒战火之危,此乃我等楷模也。”

    德隆心说楷你妈个头,老子用他代表吗,不过上官玄悟连诸神都能代表,德隆也无话可驳。群臣们议论纷纷,不知道这战火到底是真是假。

    樊城心中有数,瞅准机会赶紧上奏,“陛下,臣身为吏部侍郎,原本非常气愤历都城段琅等人蔑君之罪。但既然是重大军情,臣觉得情有可原。”

    德隆脸色超黑,原本今日就可以定下历都城大不敬之罪。但李建山的出现,把他的好事彻底给搅和了。而且,对方的借口非常充分,即便立即派人核实,来回也得个把月。总不能,让天下都府臣子都留在京都。

    相国吴光照看着李建山,疑惑的问道,“李大人,既然是战事急报,为何不派人八百里加急上报兵部?如此重大事情,怎么让你这府尹随身而带?”

    李建山回身一躬身,“相国大人,历都城早就派人传送了急报,但不知为何,兵部至今也没有回执。”

    李建山说着,看向贺连加,“贺大人,你兵部收到消息没有?”

    贺连加翻了个白眼,心说你小子别把我扯进去好不好。贺连加心里非常清楚,真要是边关出现战事,会用三种不同方式火速上报。兵部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急件,只能说明此战事有诈。不过这种事情要调查的话也很麻烦,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定罪的。在贺连加看来,段琅根本是用战火来当借口。反正历都城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就算核查,也不一定能查出真假。

    “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贺连加说完,干脆双目低垂,不再看李建山。

    李建山仿佛吃惊的说道,“看来,我历都城的信使,肯定是遭遇了悍匪截杀。这一路,连我这府尹都遭遇了几次匪患,所以才姗姗来迟。”

    德隆牙关紧咬,还姗姗来迟,你还要点逼脸吗,跟着上官玄悟一个个都学的变成无赖了。

    德隆揉了揉额头,怒道,“你暂且退下,张昭,速速派人核查此事。”

    “臣遵旨。”李建山与张昭同时答道。

    樊城暗暗松了口气,只要德隆不当场拿下李建山就好。反正议事一结束,赶紧让他走人。看德隆那架势,已经与历都城水火不容,李建山再待在京都早晚会出事。

    德隆无心再听什么议政,但他还得装模作样的听下去。德隆强装笑脸,大力表彰了南部战区众将士,把马如正闫发成等人册封了一番。

    李建山混在人堆里,也为刚才的一番表现捏了把汗。这种谎言经不起推敲,但却能为他争取时间。最重要的是,可以堵住众朝臣打击历都城的借口。就算德隆要发难,他还得重新寻找出兵的原由。按澹台明月的说法,那就是让天下人都知道,他们历都城是被打压的受害者,而不是张扬跋扈欺凌帝君的蛮横妄臣。

    原本轰轰烈烈的天下议政,德隆借故身子不舒服,由相国吴光照代劳。回到宫内,德隆气的连摔了几个玉盏。刘总管等人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引火烧身。

    “去,召张昭进宫。另外,派人把那个李建山给朕看好了,没有朕的旨意,不得离京。”德隆黑着脸吩咐了一声。

    校场内,午时过后,上午的议政告一段落。吴光照宣布众朝臣暂时休息,下午未时继续议政。

    贺连加悄悄走到李建山跟前,压低声音说道,“建山啊,我说你小子真是胆大妄为。谎报军情,到时候看你们怎么收场。”

    李建山左右瞟了一眼,也压低声音说道,“老贺,是不是谎报,还不是你兵部说了算。如果你还念旧情,就替我历都城兜着点。德隆召集群臣来京,你老贺不会不明白什么意思吧。”

    贺连加一怔,叹息一声道,“历都城崛起的太迅猛,不光是德隆帝,甚至有些大臣心中也不安。除非段琅能主动释去兵权,否则这个结很难解开。”

    “释去兵权,就能善终吗?”李建山冷笑道。

    贺连加一愣,苦涩的点了点头。李建山说的不错,释去兵权,恐怕下场会更惨。且不说会受到朝堂的打压,于禁余逆以及槐大人侦辩司的余党,都不会放过没有兵权护身的段琅。甚至说,西越的刺客,也要为韩平子报仇。

    李建山没有去天师殿入住,而是住在了官方的驿馆之内。他知道自己已经被暗中监控,干脆住在官方驿馆让德隆放心。反正这天下议政就是几天的事,总不能把他这个两城府尹无辜扣留在京都。

    与三年前相比,李建山的住处无一人前来拜访。甚至李建山去拜访京都大员,这些人都借故避而不见。李建山也不生气,见不见是你们的事,该去的还得去。

    皇宫之内,德隆帝这两日茶饭不思心烦意乱。好不容易找个借口逼段琅来京,居然被一句战报给遮挡了回去。越是这样,德隆越是觉得不能再容忍下去。历都城囤积大量的战备物资,如果不趁其羽翼未丰彻底铲除,一旦让段琅把根基扎稳那将更难撼动。现在马如正兵马强盛士气正旺,而且经历了战火的兵将经验丰富,正是碾压历都城的绝佳机会。但是,德隆却找不到动手的借口。

    眼看着天下议政快要结束,德隆依然没有想好如何针对历都城。就在德隆闷闷不乐之时,总管刘贺轻轻走了进来。

    “主子,宏老亲王求见。”

    德隆抬了抬眼皮,颇为疲惫的说道,“宣。”

    不大一会儿,宏亲王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走了进来。

    “老臣~叩见陛下。”

    “叔祖平身,来人,赐坐。”面对这位日益苍老的叔祖,德隆还是非常尊敬。

    看着宏亲王坐下,德隆恭敬的问道,“叔祖,您不在家修养,来静阁可有要事?”

    宏亲王喘息了两下,缓缓说道,“陛下,这两日可是为了那历都城操劳?”

    德隆轻微的叹息一声,“还是叔祖知道朕意,那段琅羽翼渐丰,朕担心这样下去难以收拾。”

    宏亲王须发皆白,颤巍巍的说道,“陛下啊,身为帝君,可以忍受妄臣指责,可以接纳贪臣悔过,唯独危害江山社稷之臣,不能忍。我赵家先祖用血汗拼下的江山,决不容外姓染指。那段琅与西宁侯赵立不同,西宁侯毕竟是我皇家血统。那段琅如果拥兵自立,此乃窃国之贼也。”

    “叔祖之言,正合朕意。身为大夏帝君,朕宁可接受外敌入侵,也不想看到家贼窃的疆土。但是,朕总要给天下人一个说辞才行。那段琅毕竟血战疆场为我大夏驱逐外寇,如若朕强行收权,这天下人也会觉得朕气量狭隘容不得功臣。”德隆为难的说道。

    老亲王眉毛一动,“说辞?眼下不就是有一个很合理的说辞吗。”

    “哦?”德隆一怔。

    “陛下,既然段琅以战报为借口,拒绝来京,那就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叔祖的意思是?”

    “既然段琅敢谎报军情,那就让这个谎再大一些。陛下可派马如正为统帅,代朕出征,以援助为借口,直接出兵西部战区。他段琅敢打开城门迎接,马如正代朕出征,可直接打乱历都城原有建制,收回兵权。但老臣觉得,恐怕那段琅只能闭门抗拒。这样一来,可安他的通敌卖国之罪,天下共伐之。”

    德隆眼睛一亮,姜还是老的辣,宏亲王一番话顿时点醒了德隆。正如宏亲王所说,让段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以战事为借口派兵援助,比任何说辞有有效。

    “来人,召马如正张昭进宫。不,连同相国吴光照,一同宣。”

    德隆心情一下子爽快起来,他要与几位重臣谋划一番。明日议政结束之前,德隆要让天下群臣都知道,西部战火已经止不住了,必须派出大军支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