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巡狩江山 > 正文 第二百零七节 围困
    看着密库的门户,德隆刚要进入,澹台明月忽然制止道。

    “陛下且慢。”

    德隆一愣,转身奇怪的看着澹台明月。澹台明月却看向老太监冯格问道,“请问,这密库之中还有其它出口吗?”

    听到这话,德隆心中顿时生出警觉。澹台明月说的不错,他只带了一名护卫进入,万一门户封死,他这新登基的帝君可就麻烦了。

    看到德隆猜忌的眼神,老太监冯格躬身说道,“陛下放心,密库每一道关卡,都有通向监老院的密道。监老院的职责是看护密库,对于主子来说密库绝对安全。但是外人,即便进入,也绝对开启不了密库。”

    澹台明月看向了德隆,至于是不是绝对安全,她让德隆自己选择。

    德隆犹豫了一下,说道,“朕,相信监老院的忠诚。”

    冯格跪拜在地,“老奴谢陛下信任。”

    德隆看了明月一眼,铁卫张连成率先走进了密库。德隆从刘智手中接过玉玺揣进怀中,跟着走了进去。顺着石阶缓缓向下,不大一会儿,出现一道石室。石室内坐着一名老太监,张连成一看,赶紧走到前面护驾。

    “大胆,新主子驾临,还不赶紧迎驾。”张连成喊道。

    石室内的老太监白发苍苍,双目却是一直闭着,听到张连成喊话,老太监起身跪倒在地。

    “不知是哪位主子驾临,老奴双目失明接驾迟缓,还望主子恕罪。”

    澹台明月谨慎的看着,虽然这名老太监自称双目失明,但声若洪钟,一听就是个内家高手。

    张连成怒道,“还能是哪位主子,新主子德隆陛下登基,难道你们监老院不知吗?”

    德隆没有说话,却是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位老太监。老太监再次叩首,“果然是德隆主子登基了,日前接到消息,老奴还有些疑惑。主子,老奴束藏,不知主子还记得否?”

    “果然是你,刚才朕还有些疑惑,没想到这么多年,你也活着。朕幼小之时,你经常替朕推宫活血,朕当然记得。束藏,快快请起。”

    德隆居然亲自走过去你,扶起了老太监。澹台明月颇为吃惊,能让德隆放下身架,看来,这老太监当年也不简单。

    “主子还能记得老奴,老奴感恩不尽。”老太监束藏激动的说道。

    德隆回头看着张连成和明月说道,“束藏当年是建安祖父的贴身亲卫之一,真没想到,他居然也在监老院。看来,朕要抽空去看看这些曾经的忠奴了。”

    “承蒙主子挂念,我等感激不尽。主子,可否带来玉玺?”束藏问道。

    德隆拿出玉玺,“朕随身带着呢。”

    束藏摸摸索索接过玉玺,仔细的摸了一遍,确认之后,说道,“主子,第二道门户是开启密库的枢纽。老奴面前有个石桌,上面有一方印泥。主子请把掌印按上,老奴替主子修改机关设置。”

    “好!”德隆答应了一声,向石桌上面一块看似黑兮兮的印泥按去。

    印泥有些干硬,德隆再次加了些力度。束藏却说道,“主子,力度不够,可否让老奴帮您一把?”

    德隆脸色有些苍白,也没按出什么掌印,只好说道,“好吧。”

    束藏枯瘦的手掌抓住德隆的手臂,德隆感觉到手臂一紧,虽然很疼,但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德隆的手掌慢慢陷入了印泥,直到触及石桌上的一块凸物,束藏才停了下来。

    “主子稍稍后退,老奴替主子修改机关。”

    德隆闻听,向后退了几步。澹台明月发现,石桌上整体刻着一面棋盘,星目之间都是暗洞。老太监束藏虽然双目失明,但手指如电,准确的点击一个个暗洞。不大一会儿,德隆按好的掌印下陷,正好镶嵌在棋盘当中。

    “主子,好了,下次您再进入的时候,只需把手掌按下,终极门户自会开启。主子请,下行二十丈,就到了。”束藏躬身说道。

    “束藏,你等忠奴把守密库有功,回头朕自会赏赐。”

    “谢主子隆恩。”

    德隆刚要下行,澹台明月忽然问道,“这位公公,如果陛下有急事需要开启密库,但人又不在京都,难道就没办法了吗?”

    德隆一怔,停下了脚步,他也很想听听这个问题。束藏说道,“此密库乃当年圣祖时期所建,设立三道关卡只是方便主子进出。万一遇到特殊情况,当然可以开启。我等看护之人都立过重誓,如遇特殊情况,持玉玺与主子私章及圣旨,三道看护关卡之人才可联手开启。此三物缺一不可,这些事情,相信监老院掌院会告知主子的。”

    德隆点了点头,略有不悦的看了澹台明月一眼。这些事情,按说她不该多嘴一问的。

    三人继续下行,很快就来到了第三道关卡。这道石室,后墙面却出现一道石门。

    一名苍老的太监,跪地相迎,“老奴福临,恭迎主子驾临。”

    “福临,你也进了监老院?”德隆这回没有显出吃惊之色,这名老太监,是昱宁帝初期的敬事房总管,他很熟悉。

    “五年前老奴蒙老主子赏赐,才进入监老院。日前得闻德隆主子登基,奴才给主子贺喜了。”

    “起来吧,你们这些奴才都是有功之人,不必跟朕客气。”

    “谢主子。”

    老太监站起身,张连成也对着老太监抱拳躬身,“福公公安好。”

    “连城啊,你可要保护好新主子。他日,或许你也能蒙主子开恩,进入监老院。”

    “谢福公公吉言。”

    德隆问道,“福临,这道关卡,可有什么需要朕的地方?”

    “不必,只需奴才认得主子,不是假冒的就行。奴才这就为主子开启石门。”

    老太监福临说着,走到墙壁旁边,按下一块看似不起眼的石砖。石门缓缓打开,德隆深吸一口气,问道。

    “上次父皇进入的时候,已经很久了吧?”

    “不错,老主子已经有两年没有进入过密库了。不过最后一次,进来的是槐大人。”

    “什么?”德隆与澹台明月同时吃惊的喊道。

    “槐大人,他怎么能进来?”德隆赶紧问道。

    老太监福临看着德隆赶紧说道,“几个月前,老主子重病在身,因有要事需进入密库,所以委派侦辩司槐大人来的。圣旨、私章及玉玺一应俱全。”

    “那他可带走何物?”澹台明月问道。

    福临奇怪的看了澹台明月一眼,“主子,这位是?”

    “说吧,她是朕的忠诚臣子。”

    “诺,当日槐大人只带走了建安主子所用的一把软剑,其他的都没动。密库所有进出之物都有记载,老奴不敢欺骗。”

    德隆微皱着眉头想了想,那时候正是父皇昱宁帝中风的时候。当时玉玺等物为了不被于禁德章等人霸占,确实是槐大人替父皇掌管。看来,就是那时候,他进入的密库。但是不是父皇的意思,这可就不好说了。毕竟玉玺私章都在槐大人手里,伪造一份圣旨非常简单。

    德隆微微喘息了两下,“张连成,你在此等候。明月,随朕一同进去吧。”

    “诺!”张连成答应一声,站在了石门旁边。

    澹台明月与德隆走进了密库。两人一踏入石门,周围墙壁上的火把,自动被机关点燃。石门旁边挂着一条一条木牌,上面写着每个方位所放置的物品。

    澹台明月简单一扫,就被密库中琳琅满目的珠宝黄金所惊呆。德隆也没想到,国库空虚的大夏,居然还藏着这么丰富的宝藏。光是这些财富,足以让皇家再建立一支庞大的军队。

    澹台明月暗暗感叹了一声,收回目光看向木条。根据上面的显示,她找到了臣子密录所在的位置。德隆与澹台明月一同走了过去,几个上等樟木箱子外,贴着名目。澹台明月第一眼,看到的却是’段氏影者’。不过,她并没有开启这道木箱。

    德隆一指,“在那。”

    澹台明月顺势看去,有个木箱上面写着‘侦辩司-槐’。澹台明月拿下木箱,看了看德隆。

    “打开吧,朕也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澹台明月闻听掀起了木箱,两人向里面一看,顿时愣住了。里面居然是一堆碎片,除了碎片别无他物。

    澹台明月叹息一声,“刚才我就怀疑,这槐大人肯定会做手脚。果不其然,他早已毁灭了自己的资料。看样子,他这不臣之心,可不是最近才有的。应该是当初昱宁帝身患重疾之时,此人就开始运作。”

    德隆目光一冷,“此老鬼进入密库,看来并非父皇所派。在那种情况之下,父皇不会只为了看一眼祖父的软剑,就开启这密库。此人不死,朕也寝食难安。明月,朕命你在京期间,严密追查此贼的下落。一旦有消息,可调派京都任何兵马围攻。”

    “明月遵旨。”明月躬身答道。

    对于槐大人私自开启密库的行为,德隆甚是震怒。哪怕他盗取户部财库银两,毕竟那是天下臣子共有的。但帝君密库,属于帝君私藏之物,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打上了皇室的印记。槐大人的行为,简直是触及每一位帝君的逆鳞。

    本以为即将揭开真相的澹台明月,带着遗憾离开了皇宫。但越是这样,澹台明月对槐大人的存在越是不安。

    几日之后,贺连加成功接受了下关口二十万大军。老将孙刚,跟随段琅回京面圣。德隆没有责罚孙刚,毕竟段琅答应他不追究其责任。不过,孙刚当然也不能再留在军中,德隆帝给他封了一个闲职,算是放了孙刚一马。

    段琅回归之后,西部众将的封赏正式拿到了台面之上。但具体怎么赏赐,却引起了朝中众臣的争执。特别是针对方继业的追溢,不少臣子有些不认同。毕竟方继业是战败而亡,还失去了澜都城铁幕。非常认死理的老臣王世渡,坚决不同意加封追溢。这一点,让德隆也有些难办。

    段琅已经不在意这些虚名,朝堂之上段琅也没有跟众人争执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扔给了德隆。段琅相信,德隆会给西部战死的将士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段琅来到了大理寺。他已经向陛下请旨,不管于禁犯下多么重的罪责,段琅要亲自来监斩。

    大理寺内,还没去新衙门就任的樊城,非常客气的把段琅迎了进来。

    “段琅,你可是稀客啊。再晚几天,这里可就不是我的衙门了,来,今晚不能走,咱哥俩必须喝上一杯。”樊城热情的说道。

    “不不,樊大人客气了,咱们可不能论哥俩。您与我岳丈方继业同辈,不论官职的话,我得称您一声叔叔才对。”

    “哈哈,那可不敢当。现在这天下,谁不知道你段琅的大名。能跟你称兄道弟,已经是我樊城的脸上有光了。真没想到,当年名震天下的韩平子,居然死在你的手里。”樊城羡慕的说道。

    段琅挠了挠头,他可没工夫在这里跟樊城闲扯,“樊大人,于禁等人的案子,审理的怎么样了?”

    “一提他我就生气,这老东西到现在,非但不认罪,还说自己是为了大夏江山。我呸!”

    段琅苦笑道,“他说自己无罪,也有一定的道理。夺嫡之争,成王败寇,但不涉及背叛大夏。”

    “怎么,你还要为他开脱责任?要知道这老东西几次都想弄死你。”

    “我可没这么大本事帮他开脱,只是就事论事。对了,我想单独见一见于禁,还望樊大人通融。”段琅抱拳说道。

    “没问题,整个大夏除了皇宫之外,没有你段琅不能去的地方。别说是单独见,就是你把他带走,本官也不会阻拦。”樊城豪爽的说道。

    “那就多谢樊大人了。对了,上官大人这两日闲的无聊,樊大人想喝酒的话,可以去天师殿找他。”

    “那感情好,晚上咱们一起,很久没有跟上官天师喝酒了。据说他那张嘴,可抵十万大军,本官还真想听听他在战场上的壮举。”

    段琅呵呵笑道,“你要不怕他把天吹破了,尽管去。”

    两人寒暄了一番,段琅独自走进了大理寺牢房。这里他可不陌生,第一次进京,段琅就在这里住了几晚。

    天字一号牢房之中,苍老的于禁盘坐在床榻上,面前有一炕桌,上面铺好了笔墨。看到段琅走进来,于禁并未吃惊,反而带着嘲讽的口吻说道。

    “怎么这么久才来看望老夫,身为新君近臣,老夫还以为你会是第一个来嘲笑之人。看来,老夫还是低估了你的沉稳。”

    “不,你错了,我是有事离开京都几日,否则早就来了。不过,在下不是来嘲笑你的,是真心想跟你聊一聊。别看你身为阶下囚,但我段琅,依然佩服你。”

    “是吗?老夫感激不尽。”于禁抬头望着段琅,对于这个毁了他所有大计的年轻人,于禁真有些悔恨。他悔恨自己当初就不该轻视此人,早就应该铲除这个祸患。

    段琅脱掉鞋子,面对面坐了下来。他要和于禁说的话有很多,段琅准备先从他的祖父段天涯说起。影者中的很多密录断层,或许能从于禁身上解开。

    就在段琅进入大理寺大牢之时,天师殿内,澹台明月等人也得到了好消息。大飞不负众望,很快在京都之内寻找的几处鹰巢。根据阿朱及周广记等人的秘密观察,几处朝中大臣豢养的鹰巢被否定。但一处不起眼的平民宅院,引起了阿朱的注意,阿朱从高处观望了两个时辰,居然让她发现了槐大人的身影。

    澹台明月拿出德隆给她的兵符,“周龙周虎,马上调集禁军营及城防营弓弩手,层层包围那座宅院。这一次,决不能让槐老鬼再次逃脱。”

    为了安全起见,澹台明月没有让阿朱再次近距离观察,她怕万一打草惊蛇,再想抓到槐大人可就难了。

    京都之内,城防营禁军营在干道上飞奔,百姓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躲避。周龙周虎亲自带队,迅速包围了那座宅院。澹台明月与张如明在十八亲卫及周广记的保护之下,来到了宅院门前。

    澹台明月看着禁军把宅院包围的水泄不通,这才吩咐道,“来人,砸门。”

    “慢着,让我来。”

    张如明说完,对着宅院高声喊道。

    “槐老鬼,本天师到了,还不赶紧出来迎接。别说你不在里面,老子都看见了。”

    张如明喊完,院内传出杂乱的脚步声,但大门依然是没有打开。澹台明月对着周龙示意了一下,周龙当即吩咐道。

    “来人,上墙!”

    一排排木梯搭到了墙面上,兵卫们蹭蹭蹭窜上了围墙。禁军营的兵卫抽出弓弩,对准了院内所有人。

    槐大人倒背双手,有些愕然的看着围墙上的兵卫,他不明白这些人怎么会找到这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