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巡狩江山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节 排兵布阵
    大夏京都,忙碌了一天的人们进入了梦乡。黑暗的街面上寂静无人,澹台明月车撵发出的声响显得格外刺耳。两名巡更的捕快看到有马车过来,刚要走过来询问,却被两道黑影悄然无息的拉近了旁边的胡同。

    亲王府外,两盏宫灯挂在门楼的两侧,紧闭的大门显得庄严威武。周广记把车赶到了门楼旁边,向天快速的闪了过来。

    “军师大人,周围有不少眼线,不过暂时没有动他们。”

    澹台明月挑起门帘,伸手递过来一面虎符,“向天,暂时不必管那些眼线,这么远的距离他们不知我的身份。去叫门吧。”

    “诺!”

    向天答应一声接过虎符,快步走上台阶。

    啪啪啪~,向天叩响了门环。不大一会儿,大门吱嘎一声闪出一道不大的缝隙。

    “谁人这么大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赶紧离开,否则那可是你自己找死。”一名府中护卫伸着脑袋怒斥道。

    “我家大人有要事求见王爷,还望通报一声。”向天低声说道。

    “这都什么时辰了,现在打扰王爷,我看你是想找死了。滚!”府中护卫看到向天穿的平民装扮,咒骂了一声就要关闭大门。

    向天一抬脚挡住大门,“等待,这是西部大营主帅虎符,我家大人乃西部战区兵马大军师。我家大人有重大事情禀报王爷,万一耽搁了,恐怕王爷会斩你九族。”向天恐吓的说道。

    黑暗中,向天目光阴森的盯着府中护卫,这两句话顿时把对方吓了一个激灵。府中护卫看了一眼虎符,疑惑的看着向天。虽然他没有见过虎符,但身为王府的护卫,眼界可不低。光是向天那恶魔般的眼神,他就知道此人绝非平民。

    “你等着,我去通报。”府中护卫说着,就要伸手接过虎符。

    向天手臂一缩,“此符可调动千军万马,不可有失。”

    府中护卫一怔,点了点头,“你等着。”说完,关闭了府中大门。

    黑夜之中,澹台明月没有马上走下车撵。周广记沉稳的坐在车辕之上,目光谨慎的观察着周围。

    不大一会儿,府中大门重新打开,一名管事走了出来。管事看了看向天,又看了看旁边的车撵。

    “王爷有请。”

    向天抱了抱拳,赶紧走到车撵旁边,“军师大人,王爷有请。”

    周广记低声叮嘱道,“向天,跟着明月,如有情况,立即发送信号。”

    澹台明月走下车撵,伸手接过虎符。王府管事不禁一愣,他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女子。

    澹台明月迈步走上台阶,向天在身后紧紧跟随。王府管事微微点了点头,谨慎的看了看周围。

    澹台明月轻声说道,“不必担心,那些眼线不会知道我的身份。而且我西部大营的人也在,他们掀不起风浪。”

    管事听的心中一颤,这黑夜之中,莫非还埋伏着西部大营的兵马?管事不敢怠慢,赶紧一躬身,“请随我来。”

    澹台明月与向天跟随管事走进了亲王府,周广记则是把车撵驶向旁边的黑暗之处。

    亲王府内,与外面的黑暗截然不同。碧瓦飞檐之下挂着一溜宫灯,把长廊照耀的灯火通明。管事带着明月二人来到后院,在厅堂前示意明月稍等。管事进去之后,很快走了出来。

    “我家主子请军师一人进入。”

    澹台明月微微点了点头,回头看了向天一眼,“在此等候。”

    “诺!军师小心。”向天给明月暗示了一下,那意思一旦有情况,立即发声示警。虽然只有他一个人跟随,只要向天发出信号,府外的谷凡等人会立即翻越进来。

    澹台明月独自走进了厅堂,她这边刚进入,管事立即关闭了厅堂大门。

    厅堂之内富丽堂皇,左右两侧摆放着花卉屏风,宏亲王身着便装坐在太师椅上。

    澹台明月做了个万福,“西部战区兵马军师明月,给王爷请安。深夜打扰,还望王爷恕罪。”

    宏亲王目光锐利的盯着澹台明月,“军师?本王在澜都城驻守了几十年,西部大营何时出了一个军师之职?如若欺骗本王,你自当明白后果。”

    澹台明月把虎符向前一递,不卑不亢的说道,“此乃方继业将军所留的虎符,小女子是历都城段琅之妻,虽还未拜堂,却早有婚约。我这军师,可不是大夏朝堂所封,而是受整个西部战区全体将士所拜。此次历都城大败西越三十几万大军,就是出自小女子之手。”

    宏亲王一愣,伸手接过虎符。这虎符在他手中执掌了几十年,宏亲王闭着眼睛都能摸出真假。

    “你自称段琅之妻,可本王知道段琅与方继业之女有了婚约,难道,段琅背信弃义了?”宏亲王试探的问道。

    “我与方妍情同姐妹,我家夫君对方家婚约更是铭记在心。怎奈天不作美,方妍她~也在大战之中战损。王爷,在下的身份您尽可放心。”

    “怎么,妍丫头她~?”宏亲王一愣,他在澜都城之时,方妍可是他看着长大的。虽然侦辩司禀报了西部战报,但方妍的损落并没有说明。

    “王爷,方家满门忠烈,澜都城将士更是奋勇杀敌,朝堂却无任何追溢,他们可敬~更可悲。”

    宏亲王微微叹息一声,“大夏朝堂~会给澜都城将士一个公正的说法。姑娘,到现在你还没告诉本王姓字名谁,本王可从未听说我大夏谁家的丫头,有如此能力。”

    澹台明月一抱拳,“王爷恕罪,在下~并非大夏人氏。小女子复姓澹台,字明月。”

    “澹台明月?澹台姓氏~你~你是北明人氏?”宏亲王眼睛猛然一睁。

    “不错,北明国主澹台宏石,是小女子父皇。不过,小女子心随段琅,已经与北明断绝一切关系。”

    宏亲王心中一震,他没想到段琅身边,居然还隐藏着一个北明公主。更没想到这位北明公主,居然做了西部战区兵马大军师。自从确认了虎符,宏亲王就认可了她的身份。这枚虎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持有的。段琅能把虎符给了她,足以说明对此女子的重视。

    宏亲王微微点点头,“本王不管你来自哪里,既然你持虎符深夜前来,想必是有什么要事。如果是关于西部战区之事,本王到很想听听。至于其它等事,本王年事已高,也没能力再操劳了。”

    澹台明月微微一笑,“王爷,我要说的事情,不但事关西部战区,更是关乎天下安危。在王爷眼里,或许大夏江山稳如磐石。但在小女子眼中,却如危卵。”

    “哦?我大夏百年基业,难道在你眼里还不算安稳吗?试问这天下,还有谁能撼动我大夏江山。”宏亲王目露不悦的看着澹台明月。

    “当然有,如果我历都城大军挥师东进,试问京都还有谁可阻挡。别忘了,韩平子身为天下名将,当年大夏帝君率领举国之力才把韩平子赶出两界山。但我历都城,却只用一夜之战,不但斩敌无数,更是连韩平子也成了刀下之鬼。王爷也是带兵之人,试问大夏众将之中,还有谁能与我历都城一较高低。”

    宏亲王眼神一厉,顿时怒道,“怎么,你们这是要谋反吗?本王戎马一生,可从不受人威胁。”

    “王爷息怒,历都城众将士忠心不二,刚为大夏力敌西越大军,又怎会谋反。可是,得胜之师不但不受封赏,反而把军中主帅关押于京都大营之中。试问王爷殿下,朝堂这是要卸磨杀驴,还是眼里根本就没有我们历都城兵马。”

    “这~,这件事本王也不好说,但你放心,本王担保段琅不会有事。西部众将立下如此大功,朝堂定会昭告天下隆重封赏。”宏亲王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王爷,当今京都什么情形您应该比小女子更清楚,您这样做就不怕遭到后人的病垢吗?再者说,就算您装聋作哑眼睁睁看着德章上位,身为昱宁帝的托孤重臣,您不觉得有所不公吗。”

    “放肆!”宏亲王愤怒的一拍桌面。

    澹台明月并没有被宏亲王的气势所吓住,平静的说道,“王爷,小女子也身为皇室成员,确实理解王爷的担心。但是,您却没看出德章上位之后,所埋藏的隐患更为可怕。”

    “闭嘴!本王还轮不到你来说教。念在西部众将士的份上,本王不与你计较。你可以走了,我亲王府,不再欢迎你。来人,送客。”

    宏亲王说完,两侧屏风之后迅速闪出道道身影,宏亲王的贴身护卫们,目光不善的盯着澹台明月。

    宏亲王不想再听下去,他明白澹台明月的意思。但事已至此,宏亲王即便后悔,恐怕也于事无补了。所以,干脆把澹台明月赶出府门,宏亲王也想落一个清闲。

    “王爷稍等,小女子这里有份西部战区详细战报,以及小女子对战况的建议。留下之后,小女子马上就离开。”

    澹台明月说着,从衣襟内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卷宗。这其中,还有她来之前书写的一份谏言。她让宏亲王观阅战报是假,真正的用意是让宏亲王看到这份谏言。

    澹台明月与宏亲王不欢而散,但她的目的已经达到。澹台明月相信宏亲王看完谏言之后,会做出明知的选择。只需秘密关注亲王府的动向,澹台明月就可推断出宏亲王的最终选择。

    亲王府外,澹台明月的车撵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向天没有隐身暗处一直跟随,看到车撵停下,上前轻声问道。

    “军师大人,还有何吩咐?”

    “那些眼线如何?”

    “刚才谷凡给我传递了哨音,军师大人放心,有几个跟随的,被谷凡他们打晕了。”

    “好,通知谷凡等人,把亲王府外的眼线全部斩杀。”

    向天一愣,周广记也吃惊的回头说道,“明月,这样做,可会惊动于禁的。打晕即可,于禁只会猜测有臣工暗中与王爷来往,不会大动干戈。一旦斩杀,恐怕~?”

    “不错,我就是要于禁升起疑心。只有让于禁摆出提防宏亲王的布局,宏亲王那老滑头才会有所举动。”

    “诺,小的马上去办。”向天答应一声,赶紧向黑暗中闪去。

    车撵继续前行,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重新回到了周广记的院落之中。

    澹台明月刚一下车撵,当即说道,“周伯,请那二位来书房,我有事情安排。”

    “好,我马上让他们过来。”周广记说完把车撵交给了其他人,转身向偏院走去。

    宅院的书房之内,澹台明月凝神静气的等待着。不大一会而,房门一开周广记走了进来。周广记的身后,跟随着两个人。他们一位是兵部使司贺连加,另外一人却是御林军藤甲兵标统刘书光。

    贺连加看到澹台明月,微微一抱拳,“多谢明月军师提前做了安排,不然,在下恐怕也要成为刀下之鬼了。”

    “贺大人不必客气,城防营那边安排的如何?”

    “明月军师放心,几个月前建山就让在下更换绝对信得过的人员,目前北城门与南城门都是我的人。城防营内可动用的人马,不下于一万。就算没有兵符,他们也会听命与我。”

    “好,那刘标统那边怎么样?”

    刘书光一抱拳,“御林军藤甲兵都是过命的兄弟,吴光照大人经营了几十年,只有这支人马绝对信得过。而且,在下只是个标统,并未入于禁的法眼。”

    “好,德章登基,皇家校场之内只有御林军能够进入。到时候,我会给你详细的计划。不过,我要安排一些人进入你们的藤甲兵,有没有问题?”

    “军师放心,到时候跟随我的队伍进入即可。”

    澹台明月看着二人欣慰的点了点头,在历都城之时,她就让周广记暗中保护着贺连加与刘书光二人。特别是贺连加,更是重点保护对象。如果不是周广记及时出手,贺连加还真差点成了刀下之鬼。

    深夜之中,澹台明月开始排兵布阵,她不但要利用京都这些建制兵卫,更是让周广记去联系一下大理寺卿樊城。别看吴光照等人都被拘禁,但他们这些大臣府中的护卫都聚集起来,也是一支不小的力量。

    一夜过去,澹台明月脸色显得有些憔悴。但她还不敢休息,必须要等到亲王府的动向。这一点是重中之重,但即便宏亲王加入进来,胜负也只是五五开。现在明月最担心的,就是宏亲王明着帮她,到时候会不会临阵倒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