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巡狩江山 > 正文 第一百七十节 怒火攻心
    距离澜都城三十里外,段琅的大军在滂沱大雨之中,被张占超兵马堵截下来。看着勾镰手前面所布置的十字锁、冲天绳以及困马圈等机关,段琅无奈的下达了停止前进的命令。

    身在山林中长大的段琅,对于这些机关布置非常熟悉。他没想到这些原本在山林中用于设伏猛兽的机关陷阱,居然用在了军阵之中。更让他无奈的是,勾镰手加上长弓阵的配制,正是轻骑兵的克星。看来,对方已经料定他们会轻装快速奔袭救援,专门在这里设置了埋伏。

    “段帅,如果强行冲击,恐怕损失会很惨重。”刘旭升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

    段琅心中有些焦急,由于雷雨天气,他失去了大飞的侦查消息。到现在为止,段琅还不清楚今天的战况如何。但是清晨下雨之前段琅收到方妍的消息,得知澜都城及时调整了布局,让段琅略微轻松了一些。

    “周武,马上派出斥候,查看周围能不能绕过去。”段琅命令道。

    “段帅,您来之前已经勘察过,翻过右侧的山原本有条峡谷可以双骑通过。但是大雨一来,那边的路也给堵死了。左侧的山虽然不高,但都是砾石峭壁,战马无法通行,除非是放弃战马。”周武说道。

    段琅眉头紧锁,放弃战马肯定不行。这里距离澜都城还有三十多里,如若翻山绕道加上泥泞中步行军,到了澜都城也黑灯瞎火了。如果那样,还不如等对方撤走之后直奔澜都城。毕竟下雨天夜晚黑暗如墨,一落黑弓弩手只能盲射。甚至说,这边只需佯攻几次就能让对方箭矢射光。所以,段琅判定他们日落之前必定会撤离。

    “旭升,让兵马原地休息。遮遮雨挡挡风,不必顾虑对方,他们不敢前行一步。你们等着,我去会会对方主将。”

    “段帅小心,长弓的射距比较远,小心中了埋伏。”刘旭升赶紧说道。

    段琅点了点头,打马向前奔去。向天等人二话不说,直接跟了上去。对面战阵之中,张占超紧张的看着这支令他有些生畏的大军。上次一战,段琅与十八亲卫彻底打出了威望,别看只有区区十几个人过来,张占超依然下令弓箭手准备。

    段琅手持战刀远远的停了下来,高声喊道,“对面主事的,有种就阵前搭话。”

    张占超脸上的肌肉颤了颤,硬着头皮一打马向前冲去。张占超没有带领随从,只身来到段琅对面一箭之地。这个距离,可以让他从容的返回阵营之中。

    段琅目光冰冷的看着张占超,高声说道,“在下段琅,你是谁?”

    “在下西越大将张占超。段琅,此路不通,我劝你还是返回历都城吧。用不了多久,我西越大军会兵临城下。”

    段琅冷笑一声,“不用你们过去,有本事现在就跟我过过招。恐怕你这些兵马,连往前迈十步的勇气都没有。”

    “哼,段琅,想用言语激怒本将军,那你可以回去了。虽然我带的兵卫骑了战马,但他们属于步战兵。不是在下小瞧你,本将军的兵马就在这里摆着,任凭你大军冲击,老子保证我西越兵马绝不后退一步。就恐怕,你段琅也没这个胆子。”张占超同样的方式回敬道。

    “张占超,我可不是来跟你斗嘴的,在下只是想见一个老朋友。那个陆默可在,让他出来搭话。”

    “陆默?”张占超微微一怔,马上明白段琅所指的肯定是军师陆慕。

    “哼哼,我这里可没什么陆默。不过我西越大军之中,却有一位洞天察地神机妙算的大军师陆慕,不知道段将军说的可是他。”

    “陆慕?原来那家伙叫陆慕。好,我记住了。”段琅狠狠的说道。

    “如果你想见我家大军师,那就下马受降,本将军到可以开恩带你去见一见军师大人。”

    段琅手中战刀一指,“告诉陆慕,我段琅是个记仇之人。这笔账暂时给他记下,老子早晚会跟他清算。”

    段琅说完,一带马缰,直接返回自己的阵营。靳如实对着张占超比了一个羞辱的手势,“孬种,敢不敢跟爷单挑。”

    张占超也是冷哼一声,转身骑向自己的阵营。对于靳如实的挑衅,他只当是没听见。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敢逾越一步。段琅等人估算了一下,如果强行冲击,光是箭雨恐怕至少有五千的战损概率。更何况,对面前列摆放着勾镰手,这可是专门对付骑兵所用。经过了几次讨论,段琅最终还是决定等下去。他觉得澜都城还不是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更何况这种大雨对守城非常有利,段琅并不认为澜都城会有什么闪失。

    就在双方僵持了大约一个半时辰之后,天空的大雨也停了下来。乌云散去,雨过天晴云阔处的那抹天青,不禁让人精神一振。就在这时,张占超忽然听到身后传来阵阵战马的嘶鸣。

    张占超有些奇怪,但他并不认为会是澜都城大军,还以为是自己的骑兵过来支援。但是,当张占超隐隐约约看到战旗之时,脸色忽然一变。

    “快,变阵,不~撤离,马上撤离,向后方左侧开阔处撤离,决不能让对方包围。”

    张占超的兵马原本是拒守在最狭窄之处,但是看到滚滚而来的是澜都城大军,他当即做出了撤离决定。如果依然在此拒守,这四万人马在两面夹击之下,绝无生还之路。即便是能杀出一条血路,恐怕活着的也没多少。莫不如趁着包围之势还未形成,赶紧撤离。只要能撤到澜都城一侧,他就不必再担心被对方吃掉。毕竟那里,还有着三四十万西越大军。只是张占超不明白,为何澜都城的兵马会杀过来。难道,他们是转呈来接应段琅的?张占超做梦也没想到,这支大军是杀出城门逃出来的。

    张占超的大军一动,段琅等人却是吃惊的有点不敢相信。他们本身距离张占超的战阵就比较远,即便是段琅耳聪目灵,也没发现澜都城大军从后方杀了过来。不过这样的机会断粮可不会放过,马上下令说道。

    “周龙,率领两千人马,立即清除机关陷阵。旭升,通知所有人准备战斗,即便追上个尾巴,也要砍它一条后腿下来。”

    “诺!”

    周龙与刘旭升答应一声,各自开始忙碌起来。两千前锋营冲了过去,挑的挑砍的砍,很快就把路面上的机关布置清除干净。

    这一刻,段琅骑在战马上,却是吃惊的看着远处。看着滚滚而来的澜都城大军,段琅也有些迷茫了。

    “周龙周虎,你二人速带两万人马,一路追杀张占超的兵马。记住,一旦他们与大军汇合,立即返回,不得恋战。”

    “诺!”

    周龙周虎兄弟二人,迅速率兵两万兵马向逃往左侧的张占超大军追杀了过去。而段琅却是率兵剩余三万兵马,直接迎向了正往这边冲来的澜都城大军。

    冯明面容悲愤,大军之中保护着一辆车撵,距离他们这支兵马不足三里之外,魏都正率兵澜都城大军与追击而来的西越兵马厮杀。他们虽然冲出了北城门,西越大将姜权与陈功宝依然率兵追杀了过来。魏都无奈之下,只好让冯明保护着方妍先走,他来阻击敌军。

    如果张占超知道是这么一个情况,他肯定后悔的肠子都会发青。其实刚才张占超只需剥离两万弓弩手反身拒守,这对澜都城的兵马可是个劫难。怎奈张占超畏惧自己会被围困,失去了一次绝佳的机会。

    段琅与冯明不足三十丈,两人同时勒住了战马。看着一身泥泞疲惫不堪甚至队形都散乱的澜都城大军,段琅吃惊的问道。

    “冯将军,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出城了?”

    “段琅~澜都城~失守了~。”冯明忍不住大哭起来。

    在冲出城门的时候,冯明等人就看到塔旗被推到。那一刻方妍已经清醒,嘶喊着要去西城门。冯明无奈之下,再次重重的把她打晕过去。一想到方继业夫妇很可能会在西城门壮烈,冯明更是哭的说不出话来。

    “失守?怎么会失守!冯将军,快说~快告诉我~!”段琅着急的喊道。

    “城墙坍塌~敌军三面攻城,方帅无奈之下~只好下令让我等撤离~而他与夫人却~。”说到这,冯明再次大哭起来。

    段琅身子一颤,差点没坐住,段琅刚要追问方妍的下落。就听到冯明身后一名千总说道,“段将军,小姐在车内,为了小姐的安全只是暂时打晕过去。现在魏将军正从后面阻击追兵,还请段将军快去救援。”

    段琅一听方妍无碍,心中略微安心一些,得知后面还有追兵,段琅震怒的手中战刀一举。

    “冯将军,你们暂时在此等候。历都城大军听令,最快骑速,随本帅击杀~!”

    澜都城的疲惫之兵迅速让开了道路,段琅顾不得看方妍一眼,打马快速冲了出去。

    没跑多远,段琅就看到了正在混战中的魏都将军及西越兵马。魏都等人边打边撤,在尽量减少损失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延缓对方的追击。别看澜都城的兵马不少,怎奈众人都失去了斗志,根本就无心恋战。

    “澜都城的兄弟们听着,你们撤离,这些王八蛋交给我们了。”靳如实粗大的嗓门,在厮杀声中依然传的很远。

    魏都等人一看到澜都城大军,顿时精神振奋。而西越的姜权陈功宝二人,却是萌生了退意。西越大部分兵马还在城内击杀,他们只不过带领五万左右人马尾随追杀。这两人都见识过历都城兵马的厉害,况且魏都这边还有几万残兵败将,姜权知道继续打下去根本没有胜算。

    “传令,迅速撤离!”姜权赶紧下达命令。

    澜都城失守,段琅等人都红了眼,想走哪有这么容易。三万历都城大军,如饿狼一样扑向了对手。这两个来月新兵老兵都经历了一番锤炼,一个个咬牙切齿既狠又毒。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姜权陈功宝所率兵马就被打的彻底溃散。奔跑中,但凡被追上就是一枪夺命。要不是历都城战马连续奔波了两三日,至少能留下一半的兵力。

    段琅一路追杀,一直追到了澜都城北门之下,段琅不得不停了下来。此时,还能听到城内传来的厮杀声,但是段琅却有些无奈。姜权等人一进入,城门立即关闭,看着城墙上的西越弓箭手,段琅只恨自己不能飞上城头。

    此时,周龙周虎也率兵兵马,从城墙一侧赶了过来。张占超已经与正面大营留守兵马汇合,周龙周虎只能返回。

    “段帅~澜都城丢了。”周龙哽咽的说道。

    段琅没有回答,而是目光发红的盯着城头。因为城门正上方,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陆慕。

    经过了一个多时辰的休息,陆慕总算恢复了一些生机。清醒之后,陆慕立即跟随大军进入城内。他所要做的,就是布置好北城门的防御,等待着段琅的到来。

    看着城下段琅有些狰狞的面孔,面色还有些苍白的陆慕,拱手微笑着说道。

    “段将军,别来无恙啊。在下西越大军师陆慕,今天咱们算是正式认识了。哦,对了,多谢段将军对在下这些日子的照顾,如若有机会,在下很想再次与段将军把酒论天下。”

    段琅只觉得嗓子眼有些发甜,肺都要气炸了。段琅强压着怒火,用战刀指着陆慕说道,“老子现在没工夫跟你废话,我问你,方帅夫妇现在如何?”

    段琅还不知道方继业的生死,如果是被捉,不管什么代价他必须要换回来。所以,段琅暂时忍着一口怒气没有爆发。

    陆慕面容一肃,正色的说道,“很惭愧,在下入城之时,才知道方继业将军英勇战损。身为战将,战死疆场死得其所,而方夫人更能同宿同归,更令人敬佩。你放心,本军师定会厚葬方继业夫妇。”

    “啊~!”

    段琅听完,撕裂的大叫了一声,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段琅指着陆慕想骂几句,却是眼前一黑,一头栽到马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