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巡狩江山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节 破碎的内疚
    北明 翔鹿城

    国主澹台宏石回到了国都,正如他预计的那样,西越大军突袭大夏,整个大夏面临着两线作战的危机。如果按照盟约,大夏甚至可以来向他借兵。但在这种局面之下,澹台宏石也不打算遵守盟约。能让大夏国力衰败,这对北明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段日子澹台明月显得异常消沉,即便是太子流苏已经撤去了禁足的兵卫,澹台明月依旧没有上朝参与朝政。每日里除了看一看段琅给她的书信,就是写诗作画来寄托相思之情。

    得知段琅以不足三万大军击溃西越八万兵马,澹台明月也在为段琅高兴。明月命人端来一壶酒,很少沾酒的她,看着段琅横刀立马的画像,举杯一饮而尽。澹台明月甚至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跟随段琅征伐天下,踏歌而行。

    站在亭台之上,看着园中梅花香雪,眺望远处群山翠柏,醉眼迷离的澹台明月举杯念道。

    “梅香傲骨独立寒霜,万山苍翠一抹嫣红。

    君踏苍穹征战万宇,妾心相随执剑天涯。

    不求来世繁华星宿,纸醉金銮。

    但愿今生巡狩江山,伴君一醉。”

    澹台明月醉了,有生以来她第一次喝醉。在别人眼里前呼后拥的高贵公主,却孤独的只能在醉梦中牵手相随。

    国主澹台宏石没有去安慰自己的爱女,反而嘉奖了太子流苏。西越兑现了承诺,让北明得到一笔意外之财。但好景不长,北明与摩罗国边界,很快传来大军激战的消息。

    战争,有时候带来的不止是财富,更是对霸业的渴望。摩罗国本想与北明暂时修好,借机大军进犯西越。却没想到,这天下五国之中,南平率先对大夏发起了攻击。紧接着,西越也参与了进去。按说这种时机对摩罗国来说简直百年难遇,却令摩罗国震怒的是,北明居然大军压进,摆出了战争的姿态。摩罗国主一怒之下,责令太子武巴图亲率大军与北明展开了交战。没有了西越的牵制,摩罗国集结全国兵力,准备把这道送上门的大餐彻底吞进肚子里。

    对于北明,武巴图心中异常的愤恨。一想到当日之辱,武巴图恨不能踏平翔鹿城,亲手杀了澹台一族。当然,那个澹台明月他要留下,武巴图要让大夏的段琅看看,现在的澹台明月只配当他的奴隶。

    边关吃紧,国主澹台宏石开始紧张起来。朝堂之上,文武百官众说纷纭,太子流苏的脑子里除了诗情画意,根本没有什么对应之策。心急如焚的澹台宏石,这才想起女儿澹台明月。

    “明月呢?她为何不来上朝?快,宣明月来朝议事。”澹台宏石急忙下令。

    朝中不少臣子冷眼观瞧,心说这时候想起明月公主了,当初还不是在您的默许之下,太子流苏才敢软禁澹台明月。别看明月身为女子又年纪轻轻,但这几年为北明所做的事情,得到了众人的认可。特别是针对两国边界的举措,让众将军非常赞同。若非她无法继承大业,根本轮不到流苏上位。

    不大一会儿,澹台明月走进了朝堂,父皇相召她不得不来,但澹台明月的脸色,却如挂了一道寒霜。

    “儿臣,参见父皇。”澹台明月欠身行礼。

    “平身,明月,近日为何没来上朝?”澹台宏石略带不悦的问道。

    “启禀父皇,儿臣身为女身,不敢干政。”

    澹台宏石皱了皱眉,他知道女儿这是在跟自己怄气。澹台宏石尴尬的说道,“明月,战事当前,不得闹小孩子脾气。父皇问你,边关吃紧,你可有何良策?”

    澹台明月抬头看着父皇澹台宏石,嘲讽道,“父皇,西越的两千万两,您可以拿出一半送给摩罗,或许能消除这场战乱。当然,如果摩罗国胃口太大,那就难说了。”

    澹台宏石老脸一红,怒斥道,”胡闹,朝堂政事,岂容儿戏。”

    “父皇,儿臣不是戏言。两千万两不但买来一场战乱,甚至还担下了背信弃义之名。父皇,您觉得这样做值吗。”澹台明月毫无畏惧的看着父皇。

    “你这是在指责朕吗。”澹台宏石脸色铁青的问道。

    澹台流苏也跟着怒斥道,“明月,有这样跟父皇说话的吗。西越供奉两千万两白银,为何不能拿?难道,拒之门外,摩罗国就与我北明永世修好了吗。”

    澹台明月冷哼一声,“肤浅!身为太子,担当着北明的未来,却注重蝇头小利不放眼大局。希望将来,你不要辜负了北明。”

    澹台流苏目光一寒,“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北明国统,要传给你这个女流之辈才满意。”

    澹台宏石气的一拍御案,“都给我闭嘴!”

    澹台宏石压了压怒火,再次问道,“明月,过去的事情无需再提,父皇问你,针对边关战事~可有良策?”

    澹台明月看了看父皇,又看了看群臣期待的目光,暗暗的叹息一声。她本不想再参与朝政,而且澹台明月已经决定去追随段琅。但北明毕竟是她的故土,澹台宏石再怎么样,也还是她的父皇。

    “父皇,我北明不缺猛将,但缺少的是智者。三十万大军镇守边关,还让人家牵着鼻子走,实为不智。如果想扭转局面,那就~请大哥重新出山。”

    澹台明月的话音一落,不光是澹台宏石有些愕然,群臣更是吃惊的看着明月公主。大皇子澹台摩立身为庶出,但几年前却因大闹后宫斩杀嫔妃为母出气,差点被澹台宏石一怒之下斩了。为此,澹台摩立被削了兵权及皇室资格,发配到边关去看守牧场。澹台明月现在忽然提出来,不少臣子都担心会激怒了国主。

    太子流苏赶紧说道,“父皇不可,摩立刺杀嫔妃犯下的是死罪,父皇开恩饶他一命,如果再重新启用,母后还有何颜面在后宫立威。”

    澹台宏石手指微颤,强压着怒火,“明月,这就是你的良策?”

    澹台明月哀叹了一声,心说国难当头,居然还要为了后宫的颜面。眼前的一切,不禁让澹台明月异常的心寒。

    “父皇,除此之外,儿臣无可谏言。”

    “你可以退下了!”澹台宏石目光冰冷的说道。

    澹台明月惨淡的笑了笑,目光从诸位臣子脸上一一扫过。看着不少人流露出善意而担心的目光,澹台明月微微颔首。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澹台明月带着一丝悲凉走了出去。

    一回到御雪苑,澹台明月马上命人把韩风找来。当韩风得知明月要离开北明,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他还以为跟上次一样,无非是去大夏转一圈再回来。但听完澹台明月的具体安排,韩风不禁吃惊的问道。

    “明月~你这是~不打算回来了?”

    “师父,该做的明月已经做了,此生不亏欠北明。”澹台明月伤感的说道。

    “可是,目前北明正发生战事,你能放心的下?”

    “胜也天意,败也天意,即便明月能阻止一时,也无法挽救一世。或许北明经历此难,父皇与二哥会励精图治。在他们眼里,明月终究是女儿身,早晚要嫁人的。明月无法掌握北明的命运,但自己的命运,我也绝不允许他人来干涉。师父,我已经决定了。”

    看着澹台明月毅然决绝的神情,韩风没有劝说。但公主出离可不是小事,他们必须要布置一番。否则,澹台宏石绝不会让他们离开北明。

    一日之后,澹台明月忽然陈请闭关斋戒七日,为北明边关众将士祈福。这个借口没人能够拒绝,澹台宏石忙的晕头转向,也顾及不了他这位女儿了。

    就在澹台明月正式闭关之日,韩风带着三十名随从,保护着一辆马车离开了翔鹿城。

    南行的路上,澹台明月在车撵中抚摸着鹞鹰小白。她们已经行进了十多天,眼看着就要到禺山关。自从离开翔鹿城,澹台明月心情低落,面对这片生活已久的故土,她确实有些难以割舍。但几天之后,明月的心情也渐渐平息下来。父皇说的对,她终究是要嫁人的,能与爱郎长相厮守,或许这是她最好的归宿。

    澹台明月正在车内沉思,忽然车撵停了下来。澹台明月一怔,挑起车帘看了看。

    “师父,为何停下?”

    韩风手中马鞭向前指了指,“明月,咱们有麻烦了。”

    澹台明月顺着手指的方向一看,前方不远处,一列兵马拦住了去路。他们在大道中央设立了关卡,一名将军威武的骑在马上。

    “是蒙都将军,看来,父皇已经知道我离开的消息。”

    “明月,你不必出来,对方的人马不多,咱们杀过去。只要进了禺山关,蒙都绝不敢踏入。”韩风冰冷的说道。

    “不!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过去一下。”澹台明月说着下了车撵。

    韩风本想阻拦,但想了想,还是下令其他人做好准备,他独自跟了过去。

    韩风的对面,北明大营主将蒙都骑在马上,当他看到韩风之时,就知道澹台明月必在车内。两日前他已经收到国都飞鸽传书,国主澹台宏石下令务必拦截住澹台明月,并责令立即押解回国都。而且澹台宏石的手谕之上,有一道强硬的旨意。那就是如遇反抗,格杀勿论。

    韩风陪同着澹台明月走到了兵马队伍前面,蒙都犹豫了一下,跳下战马,抱拳说道。

    “末将~参见明月公主。”

    “蒙都将军,可是父皇让你来拦截我的?”澹台明月声音不大,却带着一股威严。

    “不错,末将接到国主手谕,不敢抗令。一个时辰之前,斥候发现了韩先生,末将知道,肯定是公主驾临了。”

    澹台明月看了看众将士,平静的说道,“父皇手谕中,可否是将我押解回国都。”

    “不错,不过末将会恭送公主回到翔鹿城。”

    “如果我们强行冲关,蒙都将军会怎样?”

    蒙都看着澹台明月,微微叹息了一声,“国主有令,如遇反抗~格杀无论!”

    韩风心中一冷,右手放在了刀柄之上。澹台明月平静的面孔上显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但笑容之中,却挂着两颗晶莹的泪滴。

    这一路上,她最内疚的就是这些年父皇和母后对她的关爱。没想到这份亲情的内疚,却如脆弱的薄冰一样,被父皇澹台宏石亲手打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