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巡狩江山 > 正文 第四节 官家少女
    第四节 官家少女

    车队周围惨叫声不断,那些普通的马夫杂工,哪里躲得过这些利箭。即便那些随行镖师,也有几个中箭倒地。

    管事吴伯与几名镖师围着那假公子的车乘,吴伯一刀斩断拴马桩上的绳索。

    “张力刘书,你二人保护小姐先走,其他人随我迎敌。”吴伯说完,刀背狠狠的抽在马屁股上。

    拉车的马匹疼的前腿离地,一下子窜了出去。段琅眼睛微眯,背部也弓了起来。就在车乘经过的一瞬间段琅窜了出去,就地一滚,段琅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车乘的底轴。

    箭啸声,喊杀声,以及刀兵碰撞的声音,很快就被甩在身后。段琅微闭双目,用耳朵听着外面的一切。段琅吃惊的发现,距离车队越来越远,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却是越来越浓。

    段琅耳朵一动,双目猛然一睁。段琅双腿用力蹬住马车的两边,马匹一声嘶叫,车乘快速停了下来。段琅在彻底部向前一看,目光中露出了震怒之色。

    他们的前方停着十来辆马车,但周围场面却是惨不忍睹。车辆周围被鲜血染红,横七竖八的倒着不少人。不光是人,连拉车的马匹都惨遭毒手。怪不得段琅闻到血腥之气,原来是从这里飘过去的。

    两名黑衣男子骑在马上挡住了去路,仿佛看猎物一般看着马车。名叫张力和刘书的两名护卫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说道。

    “刘书,你保护小姐快走,我来拦住他们。”

    “不,还是我来。”另一名男子说着提马冲了过去。

    段琅心说这俩人简直就是笨蛋,要打一块打,让这位小姐自行逃脱多好。即便有个人追上,大不了他再出手。这样上去简直就是送死,很可能谁也逃不了。

    段琅正想着,就听着一声清脆的‘驾!’,马车呼的一下冲了出去,差点把段琅给甩出车底。

    马车冲出了偏道,那名叫张力的男子却没有跟随,而是加入了战团阻击对手。只不过,其中一名黑衣人迅速脱离了战团追了过来。而张力刘书两名护卫,其能力只能纠缠住一人。

    马车之上,身着白衣的假公子哥驾车飞奔,随着车身的颠簸,胸口起伏脸色越来越苍白。后面的战马越追越近,眼看着前方到了一处山口,后面的黑衣男子也追了上来。

    黑衣男子一剑斩在马缰之上,两匹马受力不均,马车顿时一歪,整个车翻滚了出去。马车上的小公子哥一纵身,轻飘飘落到了地面,黑衣男子也勒住马缰停了下来。

    躲在车底的段琅,恨不能连黑衣男子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这一下,他再也无法躲藏,只好就地一滚脱离了马车。

    段琅的突然出现,黑衣男子与白衣女子均是一愣,他俩谁也没想到车底下还会藏着一个人。

    “是你~!”假公子哥认出了段琅,目光中露出愤怒之色。

    段琅知道她这是误会了,赶紧摆着手,“不不不,姑娘别误会,我跟他八竿子打不着,根本不知道这滥杀无辜的王八蛋是谁。”

    黑衣男子脸色黑的快赶上他这身衣服了,怒骂道,“等老子收拾完这丫头,一定会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当酒肴。”

    看这情况,假公子哥也明白段琅跟他们不是一伙的。女孩看了看段琅,轻声说道,“你只是个过客,这事与你无关,赶紧走。”女孩说着,提起手中利剑,站在了段琅的身前。

    段琅苦笑一声,心说山林中打架都是公的保护母的,现在倒好,一个弱女子居然要保护他。

    段琅不想跟这位姑娘争辩,向旁边走了几步,抽出别在腰间的一把破刀,与女子形成夹角对峙着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看了一眼段琅的刀,不屑的哼了一声。那把破刀一看就是用农铁粗制滥造的东西,与他手中的利剑碰在一起,恐怕不用削都能震断。看到这把破刀,黑衣男更没把段琅放在眼里。但凡有点本事,谁会用这样的破刀。

    女孩也惊讶段琅不但没走,居然要跟她共同抗敌。如果不受内伤,或许她还能抵挡几回合。但是现在,女孩暗暗叹息一声,看样今日两人都要命丧黄泉了。

    黑衣男也不废话,单手一拍马背腾空而起,手中利剑唰的一下刺向女孩。他的任务就是击杀此女,因为此女身上有相国夫人家族不利的证据。相国大人命令不惜一切手段,把此女斩杀在路途中。

    女孩病弱的身躯迎风摇曳,硬着头皮举起手中利剑迎了上去。段琅眉头一皱,心说这傻丫头就不知道闪避一下,干嘛非要硬碰硬。在段琅眼里那黑衣男速度并不快,但是在姑娘眼中,她根本躲避不开。

    双剑碰在一起,女孩顿时被震的脚步踉跄后退了好几步。黑衣男狞笑着,手中利剑如灵蛇一般刺了出去。

    “去死吧!”黑衣男一声冷笑。

    正当黑衣男即将得手,突然间,黑衣男心生警觉。余光处,段琅手中的开山刀居然斜着刺向他的脖子。不错,不是砍,绝对是刺,而且速度不快。

    黑衣男一声怒喝,那把破刀真要刺中脖子,即便不致命恐怕也得重伤。脖子是人体的软肋,就是打上一拳都要难受半天,更别说是一块破铁刺中了。

    黑衣男身一转,手中利剑突然刺向了段琅前胸。反正两个人都活不了,他可不想两败俱伤,先杀了这个再说。黑衣男脸上带着狞笑,却发现段琅脸上,也带着一丝坏笑。

    刹那间,黑衣男就发现了不对之处。段琅根本没有回手格挡,简直就是以伤换伤的打法。更何况,黑衣男这一转身,段琅破刀目标变成了他的咽喉。

    黑衣男气的肺都要炸开,他刺中段琅前胸,对方不一定死。但是自己的咽喉万一被对方击中,那可是要命的事。黑衣男无奈之下再次变招,利剑向破刀削去。

    铛的一声,段琅的开山刀断为两节。不过,段琅的笑意更浓了。手中突然加速,断刀依然刺了过去。这一下,黑衣男眼神露出了惊惧。

    噗~!一柄断刀插入了黑衣男子的咽喉。黑衣男噔噔噔倒退几步,眼球暴突充满了不甘,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没想到他相国府堂堂统卫大人,居然死在一把破刀之下。

    黑衣男憋屈的倒了下去,白衣女子愕然的看着段琅,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到底是谁?”女子警惕的看着段琅。

    “我就是一个打猎的,名叫段琅,如假包换。”

    “可是~你知道杀得是谁吗?”

    “他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在老子眼里他就是一个傻蛋。”段琅不屑的说道。

    “你~你混进我的车队,到底有什么目的?”女子举起手中剑,不相信的看着段琅。

    段琅苦笑道,“我就是想去西宁城,能有什么目的。现在已经过了大漠,不放心的话到前面城池咱们就分手。”

    段琅说完跟没事似的走过去,翻了翻黑衣男的身体,毫不客气的把钱袋据为己有。黑衣男的腰间还别着一块铜牌,也被段琅塞到了钱袋里。

    段琅拿起黑衣男的利剑看了看,“好剑,真是一把好剑。”

    想当年,段琅也有一把好剑,就是当年插在大熊背上的那把短剑。只不过,被他那不识货的老爹,换了四坛子好酒回来。

    看到段琅要把利剑占为己有,白衣姑娘踉跄着走了过来。

    “等等,把剑给我看一看。”

    白衣姑娘拿过来看了看,这才放心的说道,“这把剑可以用,它不是相国府配发的剑。”

    “姑娘,此地不宜久留,咱们的赶紧走。这家伙死在大意之下,后面那家伙追上来就麻烦了。”段琅说道。

    白衣姑娘看了看段琅,微微喘息道,“在下方妍,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段琅微微一笑,“我可不是什么公子,还是叫我段琅吧。马车上的马一个跑了一个受伤,看来,咱俩得合骑一匹了。”

    段琅刚说完,就听着空中一声鸣啼。段琅脸上一变,“快走,吴管事看样是没挡住,大批人马要追上来了。”

    段琅说着,也不顾方妍疑问的眼神,拉过黑衣男的战马把姑娘抱了上去。段琅飞身上马,单手揽住方妍的细腰,黑衣男的战马飞奔起来。

    被这个陌生男揽在怀里,方妍苍白色的面孔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红韵。虽然她知道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连日来没有换洗,身上散发的气味让方妍非常尴尬。身为豪门女子,她宁可被斩杀也不愿意被男人说臭。

    段琅变换着路线,利用空中大飞监视着后面追兵。大半日之后,终于摆脱了追兵。段琅骑到一处山林溪水旁,放下了脸色异常难看的方妍。

    “方姑娘,我去周围看看情况,一个时辰之后回来。”

    方妍一怔,羞涩的点了点头,她知道段琅故意留给她洗刷的时间。

    段琅也找了个地方洗刷了一下,他不敢走远,大飞也降落下来,在方妍不远处观察着。万一有什么情况,段琅能及时赶回来。

    一个时辰之后,段琅打了只野兔回到方妍之处。此时的方妍,除了还是一身男装,黑色的秀发却散落在肩上。略显苍白的面孔凤目黛眉,那种羸弱之美看的段琅不禁有点发呆。

    “方姑娘,你真漂亮。”段琅大方的称赞了一句。

    他在山中长年累月与大熊为伍,心底坦荡百无禁忌,根本不知道‘矜持’二字是什么东西。

    方妍被说的面容羞涩,头都不敢抬,“段~段琅,你也累了,歇息一会吧。”

    段琅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边烤着野兔,一边聊着。夜色来袭,大飞也找了个树杈栖息起来。猎鹰的视觉不适应夜晚,到了夜里,大飞也起不到警戒作用。

    月色之下,方妍看着段琅粗犷野性的面孔,她发现这个大男孩有些特别。虽然面带疤痕,却不让人觉得恐怖。特别是他那双眼睛,纯洁的让人安心。

    在救命恩人面前方妍没有隐瞒,微微倾诉着自己的身世。一想到吴伯他们很可能会惨死,方妍忍不住轻声抽泣起来。

    段琅一愣,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女孩子哭泣,有点不知所措。段琅想了想,张开手臂把方妍拦在怀里,伸出舌头在她额头舔了一下。

    “啊~你干什么,坏蛋~!”方妍身子一僵,满脸通红的挣扎了一下,却根本挣不脱段琅有力的手臂。

    “哭吧,小时候我受伤哭泣的时候,大熊都是把我拦在怀里舔食我的额头,这样会好受一些。”

    “坏蛋~你~欺负人~!”方妍哇的一声,把头埋在段琅的胸前大声哭了起来。

    夜色深深,方妍压压抑很久的哭声,仿佛是从灵魂深处在释放自己的压力。身为豪门千金,小小年纪本该在父母膝下快乐的生活。没想到造化弄人,为救父母不得不千里奔袭寻找证据。

    段琅如木桩子一样抱着方妍一动不动,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怀中这令人怜悯的女孩。看着方妍苍白的面容,段琅觉得她的身子越来越沉,嘴角上,居然流下一道血迹。

    哭声戛然而止,段琅震愕的睁大了眼,凭他的耳力,居然听不到方妍的呼吸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