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土木堡之战(2)
    “夫人,此话当真?!”

    高致远两眼瞪圆,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顾盼兮。

    他还不知道顾盼兮又连同鲁矮子、铁木子制造出来了战略迷彩和望远镜两样在军事活动上作用巨大的宝贝,所以没办法想象,为什么大武派出去的精锐探子都未曾得到过的情报,时非清、顾盼兮、流川和李云龙这四个外行走了一遭,就能轻易拿到手中。

    “我顾盼兮什么时候说过谎?高尚书,你曾经提到过,匈奴人权贵最为显眼的标识,是身上的佩刀,对吧?”

    “没错。”高致远连忙应道。

    “那就应该没错了。”顾盼兮抬手在腰间比划了一下,接道,“我和非清,在匈奴大军大本营的外围,见到了一个腰间配有银刀的高大男子!匈奴人,金刀单于银刀贤王。这个腰系银刀的男子,不是右贤王冒顿,还能是谁?”

    话音一落,心中激动的高致远就开始追问起顾盼兮撞见匈奴右贤王冒顿的始末。顾盼兮将过程大致说了一遍,当高致远听到战略迷彩和望远镜时,已经是大为错愕,再听到冒顿能够一箭射中一里之外的猎物时,更是惊叹他箭术无双、神力惊人!

    “夫人真是好本事啊。这战略迷彩,这望远镜……举世无双,举世无双啊!”

    “叮……收到高致远的敬佩20点!”

    高致远越说越是激动,他明明看着就是还想说什么,可是却支支吾吾了起来,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顾盼兮奇了,笑问道:“高尚书这是怎么了,跟我和非清,还用得着这么拘谨么?我们怎么说,也是名正言顺的一家人啊。”

    高致远这才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说道:“那个,夫人,老夫可否一观那能望远的神物——望远镜?假如夫人能够答应,那老夫还真是三生有幸啊!”

    “得了得了,高尚书你这是挤兑我呢。不就是借你把玩一下么,没什么大不了!”

    顾盼兮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了自己那枚望远镜,递到了高致远手中。

    高致远双手颤巍巍地接过,他因为太过紧张,右手一滑,望远镜竟然脱手而出。

    “不好!”

    众人惊呼一声,好在一旁无言的顾岳飞眼明手快,矮身将望远镜抄到了手中,保了个不失。

    众人这才长出一口气来,高致远更是心中又羞又愧,连忙说道:“老夫该死,险些砸坏了如此神物!请公子、夫人和鲁大师,不要责怪!”

    鲁矮子心疼地抹了抹额上冷汗,嘟囔道:“高尚书,夫人大方,但我鲁某人可禁不住说——这望远镜,放眼天下也只有这么四个。如今大武玻璃短缺,真可谓摔一个就少一个,你可长点心吧!”

    说罢,鲁矮子还实诚地从流川和李云龙手中夺回了他们的望远镜,就连时非清也不能例外。他将这三个望远镜放到锦盒之中藏好,然后才直瞪瞪地看着顾盼兮。

    顾盼兮明白鲁矮子的意思,但她也明白高致远的意思,干脆点破道:“好了好了,鲁大师,高尚书只是一时手滑,非是有心。再者说,高尚书要看这望远镜,并非纯粹的好奇或者贪玩,而是需要确认,这望远镜,确实有我所说的神妙,对不对?”

    高致远被顾盼兮揭穿心思,老脸一红,但还是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的意图。

    李云龙还是年少气盛,一想到顾盼兮豁出了命去,铤而走险,就为了刺探匈奴大军的情报,到头来竟然被高致远这么一个坐在高堂上坐享其成的人怀疑,心中就大感不忿,心直口快道:“高尚书!夫人如果真的想要作假,还用得着亲身奔赴那危险境地么?”

    高致远叹一口气,自知理亏,没有辩解。

    顾盼兮体贴地为他解释道:“云龙,别急。高尚书这么做,那是应该的。要知道,土木堡之战,乃是关乎家国存亡的大事,但凡我虚报些什么,都会引发严重的后果。高尚书这么谨慎细致,我们应该感到庆幸才是。因为如今站在我们眼前的这位肱股老臣,是一个真真正正为大武着想负责的忠臣。”

    高致远被顾盼兮说得眼眶一热,“夫人,老夫实在担不起这般夸赞……”

    顾盼兮抬手止住了高致远,说道:“唉,好了高尚书,这些话我们就不多说了。这样吧,云龙,你来拿着望远镜,让高尚书试试看,事情就解决了。你这个小子如果也手滑把望远镜给摔了,应该知道我会怎么罚你吧?”

    李云龙悻悻然地吞了吞口水,连说“知道”,然后就双手拿稳望远镜,轻轻贴到了高致远的右眼上。高致远就这么一看,已经明白,顾盼兮所言非虚。

    “真是太了不起了……没想到老夫在有生之年,还能得见如此神物……”

    高致远慨叹不已。他这次是真的开始感到庆幸,庆幸大武有顾盼兮,庆幸自己因为土木堡之战,特来找时非清和顾盼兮商议。

    大武得女子如此,也能平天下!

    高致远心中暗暗高呼一句。他没有察觉到,自己不知不觉地,从昔日感叹顾盼兮可惜生在女儿身,慢慢变成了,觉得顾盼兮即便身为女儿身,也没什么关系了。

    确认了望远镜的功能后,高致远忍不住惋惜道:“只可惜,公子和夫人当其时,未能找到机会将匈奴右贤王冒顿一击击毙。若果如此,匈奴大军群龙无首,这场土木堡之战,不就化险为夷了么?”

    顾盼兮苦笑道:“高尚书,就算当时我和非清有机会击杀冒顿,怕是也回不来了。”

    高致远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诚恳道歉。顾盼兮淡然一笑,就当揭过。

    “只不过……”高致远觉得有些话即使失言,还是要说清楚,“刚才老夫试过望远镜的神威,确实惊人。但据夫人所说,当时冒顿尚在一里之外,你虽能认出他腰间银刀,却没办法看清楚他的面貌。对不对?”

    “是这样没错。”

    顾盼兮其实也有些遗憾。不过在物资匮乏的情况下,鲁矮子制造的望远镜能达到现在的水平,已经相当了不起了,所以遗憾归遗憾,顾盼兮心中还是豁达。

    高致远抬了抬眉毛,低声道:“既然如此,那夫人即便这次撞见了冒顿,似乎也意义不大啊。到时战事一旦打响,以匈奴人的习惯,冒顿必会隐藏起自己的银刀,不让我们大武军士发现……”

    高致远所说的,乃是匈奴人集结大军时的一个惯例。

    虽然匈奴人行使的,也是君主制。但他们毕竟是游牧民族,虽有固定的都城,却没有太多固定的城池,全体族民,都是以部落为单位,实行区域自治。这就导致匈奴人,虽然愿意大致地服从上峰的统一命令,但却容易阳奉阴违。

    针对这一点,匈奴人才搬出了左右贤王制度,将部落划分成左右两部,试图统一管理。可是这却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左右部落是听自己贤王的命令,但却暗生龃龉,同时又催生了左右贤王权力的极度膨胀。

    说了这么多,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匈奴人的政治结构,极其不安定。所以在开展大规模战争的时候,他们的主帅,轻易不敢以真正身份上阵叫板,怕的,就是被大武军队针对。

    试想想,这次集结起来的匈奴大军,有二十多个部落,这些部落各分左右,如今有右贤王冒顿在,才在表面上团结一致,一旦冒顿出了些什么差错,群龙无首之下,这些本来就离心离德的匈奴各部人马,天知道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所以正如高致远所言,一旦上到战场时,冒顿必然会伪装自己。如果顾盼兮认得出他的相貌,那就好办了,大武可以有针对性地实行擒贼先擒王的策略,将匈奴大军一击击溃。只可惜,望远镜的能力有限,顾盼兮历经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也只能借太阳反光,认出他的银刀来。

    面对高致远的质疑,顾盼兮却没有感到尴尬,反倒露出自信的笑容,说道:“高尚书所言不假,所言对应的,我不是跟高尚书强调,我和非清除了撞见了冒顿,还认出了他的宝贝儿子吗?”

    “宝贝儿子?”

    高致远一晃神,这才想起顾盼兮说到,冒顿跟那个最开始拉弓搭箭射小鹿的壮硕匈奴青年,举止甚为亲密的事情。他还想到,这个壮硕青年为了追逐小鹿,一度距离时非清和顾盼兮,非常近。

    “难道,夫人看清楚了那个青年的模样了?”高致远难以压抑心中兴奋,一颗心怦怦直跳。

    “正是。高尚书,你说,这是不是天助我也?”

    顾盼兮笑眯眯地说着,然后就一挥手,招呼道:“来人啊!给本夫人准备笔墨纸砚!”

    众人大奇,时非清开口问道:“无耻女人,你要做什么?”

    顾盼兮双手环胸,傲然道:“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给冒顿的宝贝儿子画像啊!”

    时非清瞪大双眼,心中惊疑,你有这种本事,怎么连我这个枕边人都不知道?!

    说话之间,鲁矮子工坊中人,已经将顾盼兮要的笔墨纸砚准备好。

    顾盼兮提起毛笔,沾了沾墨水,稍一凝神,就开始下笔。

    只见顾盼兮笔走龙蛇,运笔行云流水,真似如有神助。众人看得啧啧惊叹,暗赞顾盼兮真是多才多艺,堪称全能!

    半柱香时间,顾盼兮这场即席挥毫,即已告终。她气定神闲地将毛笔掷下,两手叉腰,得意地问:“大家来看看,本夫人的画作如何?凭此画像,你们应该都能认出冒顿的宝贝儿子了吧?”

    众人纷纷将头凑了过去,仔细端详了顾盼兮的大作一番,惊叹出声。

    “夫人,你画的这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