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军权之争(10)
    狄丹青此言一出,兵部尚书田刚,还有同在朝堂之上的其他武官,都向时非笃投去了愤怒的目光。

    时非笃光是感到背脊上那些炽热的目光,就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是多么不妙。

    时非笃一下子顿悟过来,今日他精心准备的三个问题,本来是为时非清预设的圈套。殊不知顾盼兮经过一夜钻研,却扭转了乾坤,硬生生将这个圈套,变成了一块石头——一块时非笃,自己用力高高举起,却砸向了自己的脚的石头。

    痛,倒是其次。这件事带来的巨大耻辱感和挫败感,才是令时非笃内心如遭万箭穿心的真正打击。

    顾——盼——兮!

    时非笃牙关咬得嘎吱作响,真巴不得能有一道天雷降下,不偏不倚地劈到顾盼兮头上,将这个远在赵王府之中,却还是能在朝堂之上将他玩弄于股掌的无耻女子劈死。

    时非笃定了定神,迅速想好了措辞,郑重地朝狄丹青一躬身,道歉道:“老将军,是在下失言了!”

    时非笃贵为王爷,却对狄丹青使用了“在下”这一谦辞,可见他试图展示的诚意之深。

    朝堂哗然,都为时非笃这个举动大感错愕和佩服。错愕的是时非笃不拘尊卑,佩服的也正是时非笃不拘尊卑,知错就改。

    那些对时非笃方才还怒目而视的武官,心中一下子就对时非笃生出了不少好感来——原因无他,武官大多是直肠直肚的直脾气,时非笃此举,成功地为自己塑造了一个知错就改的直爽形象,自然能博得好感。

    对于时非笃这个举动,狄丹青也颇感意外,时非清亦然,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时非笃会如此干脆地妥协,本来他们还以为,时非笃多少还会辩解两句的。如果顾盼兮在场,看到了这一幕,一定会暗暗骂时非笃一声狡诈。

    时非笃识穿了顾盼兮的真正意图。

    就好像时非清面对时非笃提出的一个问题,关于袭击赵王府的匪徒的模样、装备、人数,时非清无论怎么回答,都会落得个被时非笃诟病的下场。狄丹青对时非笃的呵责,同样是这个道理,时非笃如果还嘴,不但不能洗脱自己对狄家军军纪指桑骂槐的嫌疑,还会越描越黑。

    既然如此,时非笃只有干脆认错,及时止损,避免自己被狄丹青,或者更准确一些,是顾盼兮,继续往坑里带。

    狄丹青本来准备好的,继续反驳和指责时非笃的说辞,都因为时非笃的干脆认错而派不上用场了,不由得结巴了起来,说道:“既然……既然……咳咳,既然吴王都这般认错了,老臣也不应该继续深究,就算了吧!吴王快快请起!”

    狄丹青连忙将时非笃扶了起来,时非笃乘势说道:“本王已经明白了,这世间确实有重情重义如老将军和狄家军兵士之人,会不惜冒着性命危险,背负同伴的尸体回乡安葬,让他们能够落叶归根。只是……”

    时非笃话语中带着机锋,眼神之中也透出不甘于就此败在顾盼兮手下的执着。

    “只是,老将军和狄家军兵士,毕竟都是忠义之士。而袭击赵王府的那些匪徒,不过是下作残暴的鼠辈,他们怎么能跟老将军和狄家军兵士同日而语?他们又怎么可能有着老将军和狄家军兵士的重情重义?”

    时非笃这个问题,总算是回击到了点子上。这下轮到忠直不擅长于机锋的狄丹青哑口无言了。

    时非清虽然有足以反驳的说辞,审时度势,却清楚自己不能跳出来。

    要知道,这场骚动,时非清和顾盼兮是当事人,狄云龙也是当事人。眼下狄云龙身死,自然改成了狄丹青背负责任。换言之,在这场朝堂之上,时非清、狄丹青和时非笃所说的,都是公事。说公事,就有说公事的规矩。

    昔日狄丹青因为顾盼兮的死,快马加鞭赶回乐安府中,向时非清表示愿意助他一臂之力,那是于私,叫做“交情匪浅”。

    可是今日若果同为当事人的时非清,在狄丹青跟时非笃的公事对峙之时,跳出来为狄丹青说话,那就是时非清和狄丹青“结党营私”!

    其中利害,时非清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他就算心里有千言万语,也只得沉住气,不做声。

    可是时非清不做声,狄丹青就为难了。他的说辞,都是顾盼兮准备好的,只是顾盼兮固然神机妙算,但也只是人,不是神,不能算无遗策,做到滴水不漏,这就导致眼下的狄丹青,在时非笃的攻势脱离了顾盼兮原先预备的框架后,就变成了孤立无助的一个人。

    只是,在这个朝堂之上,跟狄丹青结成一伙的,可不止时非清一个人。

    “吴王,下官作为旁观者,倒是有一个看法,不知道吴王愿不愿意一听?”

    时非笃循声望去,看着高致远,面色阴沉。

    高致远回避了时非笃的目光,假装谦卑。

    纵使时非笃早就接受了高致远叛变,转投时非清的事实,但此刻高致远跳出来,还是不免让他心中一阵狂怒。

    忘恩负义的鼠辈!

    时非笃暗骂一声,脸上堆起笑容,从牙缝之间,挤出了四个字来:“洗耳恭听。”

    “多谢王爷。”高致远一作揖,开口说道,“下官以为,王爷所说,虽然有理,但也无理。袭击赵王府的匪徒,固然是为非作歹之人,但据此就说他们不可能重情重义如狄家军,却有些牵强。要知道,忠直诚恳,跟情义并无相干。这天底下,多得是只懂重情重义,却终日为非作歹的屠狗之辈,如什么红拂女一类的传奇故事,在民间更是不胜枚举。所以王爷要以此反驳,说袭击赵王府的匪徒,断然不可能因为重情重义而带走同伙的尸身,着实站不住脚。”

    时非笃眯了眯眼睛,呵呵笑了一声,没想到高致远,竟然还没有说完。

    “退一步说,就算那些匪徒并非重情重义之辈,他们也有一个足够充分的动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