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梁山庄园主之称霸天下 > 正文 第一八三章 中兴名将
    开封府关于林冲案子的定性,傍晚时分张教头派人送来了信息,古浩天知道这个结果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变化,因为原轨迹中就是这么个处置,况且这次他还通过蔡家施加了影响。接下来就是在滕知府与高俅交涉的这几天里,要确保林冲在牢里安全,于是他专门对送信的人作了交待,让他转告于张教头。

    从玉容公主失踪到林冲入狱,忙忙碌碌近十日时间,古浩天神经绷的紧紧的,甚少关心其他事情,如今林冲的事情也基本上尘埃落定,他这才回过头来处理手头上积攒下来的一些事情。

    春闱结束已经数天,颜俊聊侥幸上了榜尾,前些日曾过来坐了一下,还专门向古浩天要了之前花银子买来的那份试题,待看过那一模一样的试题之后,不由得破口大骂,甚至连参加殿试的心情都没有了。古浩天好说歹说才把他劝住,之后两人一起喝几杯酒,颜俊聊说到这样肮脏的朝廷真不想呆了,若有可能寻一小县混日子去,古浩天听了心有所感,笑道来日定会如你所愿。

    省试过后,接下来马上就是武科举考试了,时间便是三日后的三月十二日。许贯忠当日也曾在兵部报过名,由于近些日古浩天忙于其他事务,他也不在意。现下林冲的事情基本有个定论,待开封府作出判决,估计也得有几天的时间,古浩天便决定前往武举的场地看看。

    其实,古浩天也知道许贯忠对武举并无所谓,当日之所以要他报名,主要的目的是想看看能不能在这次的武举中,发现一些出色的人物。

    周朝的武举考试,除了考骑、射之外,还要考兵法和对策,考试成绩优秀的,可直接送枢密院试用为低等武官,其余按成绩进入武学上舍或外舍学习,学满考试合格之后,再授于低级武官。

    武举的骑、射考场设在禁军的校场,第二天一早,古浩天、许贯忠、卞祥、秦升等便出发往城西去。路过相国寺时,又特意叫上了鲁智深,一路上古浩天与其细细讲了林冲的事情。鲁智深见林冲没有性命之忧,倒也没有冲动,反而说,如此也好,让二弟认清这腌臜官府的嘴脸,断了为官的心思,日后咱们兄弟正好在一处快活。

    一行人一路讲话着,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便到了禁军的营地。由于武举时间未到,校场尚关闭着,但外围的酒楼、街市却已经来往着各地来的举子。

    禁军营地南向有一条长街,叫做御营街,往日里都是禁军官兵宴乐的场所,这几日却是热门非凡,古浩天等人便是从这条街巷进来。由于人多拥堵,到的街口,众人便下车步行。只见满大街尽是腰圆臂粗、携枪带棍之辈,尽显彪悍之态。

    古浩天等在拥挤的人流中缓缓前行,大约行走了一柱香时间,才到了校场的前头,却见营门紧闭,里头除了几个守值军士,也没甚看头,便转身进入街边的一家茶楼。几人在二楼选了一个临街的位置,刚刚坐定,便听的外头一阵喧哗,众人探出头一看,却见对门的一家兵器铺前,一群人在争执着什么。

    “咦!那一些不是女真人吗?”

    卞祥突然叫了一声,大家仔细一看,争执的一方果然是几个穿着女真服饰的人。正在几人好奇之时,那里却已经动起拳脚来了。却见一个壮硕的女真汉子,与一个二十多岁穿着旧军袍的男子厮打了起来。却见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贴身肉搏,从店门口一直打到了大街当中,竟然斗的旗鼓相当,而四周的闲人围成一团,叫喊声轰天的响。

    “这女真人武艺不错,竟然与封丘城外的那个女真人有的一比。”卞祥惊讶的说道。

    “那个军汉也不一般,只是洒家看着咋恁眼熟呢。”鲁智深盯着那处自言自语的说道。

    古浩天却在心里暗暗揣测,这年轻的军汉是什么人物,《水浒传》的各路好汉里头,好像没有这样一号人物。

    正在众人议论之时,只见军营里头出来一队禁军,把围观人员都轰了去,那打斗的两人也不甘的停下手来。

    “真是可惜,恁精彩的打斗却没了结果,这些无聊的禁军真是扫兴。”卞祥看得不过瘾,不禁埋怨了一句。

    众人也收回了眼光,回到座位上来,然而一杯茶还没喝两口,只听的楼梯口响起“噔、噔、噔”声音,随即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

    “直娘贼,若非那些个禁军多管闲事,老爷必要让那蛮子长长记性。”

    “那是,五哥的手下,那野蛮人那讨的好处。”

    随着话音,楼梯口上来了三个军汉,为首的正是刚才打架之人,却见其一圈针刺一样的短须,满脸玩世不恭的神情。

    且见鲁智深盯着那人细细的看了几眼,突然大喊一声:

    “泼韩五,你这厮怎的也到了京城来了。”

    那人闻听,转过身来对着那鲁智深看了好一会,才惊讶的叫了出来:

    “这不是鲁提辖吗?你咋做了和尚!”

    “莫提这丧气的事,且说你的,如何不在经略相公那边呆着?”

    说着,鲁智深已经走了过去,两人四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且说古浩天在听得鲁智深叫出“泼韩五”时,心里已经大吃一惊,这“泼韩五”别人或许不晓,但他却是异常清楚是甚么人,那可是历史上南

    宋初期鼎鼎大名的中兴四名将之一——韩良臣韩世忠。难怪自己想遍水浒诸雄,却找不到相应的人物,他禁不住眼睛放出光来。

    “哥哥,既是相识的兄弟,且请过来同喝一杯。” 立时古浩天站起身来,对鲁智深道。

    “你看俺只顾着说话,却是失礼了,那些都洒家的好兄弟,且过去同坐一会。”

    鲁智深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光头,便领着三个人走了过来。

    “这是俺在小经略相公处的好兄弟韩世忠,这厮往常嗜酒好拳,放荡不羁,军中皆称他泼韩五,却是一条好汉子。难怪俺刚才看着眼熟,料不到却是这厮到了京城。”

    鲁智深指着韩世忠对大伙介绍一番,又把古浩天诸人一一作了引见。

    “古浩天,莫不是在矾楼里打的女真王子狼狈不堪的那个好汉!”韩世忠一听,惊奇的问道。

    “韩壮士如何知晓?”许贯忠在一边笑着问道。

    “这等壮举谁人不晓,还有那甚么《满江红》,便是俺这粗俗军汉也记得吃胡虏肉、喝匈奴血。”

    韩世忠一番直爽的话引的在坐的哈哈大笑,鲁智深笑骂道:

    “你这泼才,讲的甚么鸟话,那女真虏儿正是俺这个三弟教训的。”

    “竟是恁地年轻!”韩世忠等似是不敢相信,盯着古浩天看了好会。

    “那女真人实力也是不凡,我也只是堪堪敌住而已,那有把他打的狼狈不堪。”

    古浩天笑着回道,便招呼几人坐下,唤过伙计重新上了茶水。

    韩世忠自言于十余日之前奉经略相公的军令,到京城催讨军火,谁料甲仗库那些鸟官,说库里的军火要先供给女真人,让他们先候着,他生气不过,与那甚么伍主使大闹一场,竟被轰了出来,无奈何只得耗在了京城。

    日前听说禁军校场这边要举行武举,今日闲来无事,便到过来看热闹,正好在对面那家铺子里看中一把扑刀,他正掏钱买了,谁知进来几个女真人,蛮横的抢着要买。再说他因为军火之事,原本对这些胡虏心存怨气,当时一言不合便动起手来。

    原来是自己的“老熟人”伍主使那里出的缘故,古浩天暗自忖道,不过倒是要感谢他才好,不然与这“中兴名将”岂不是错过了。

    “边军战事紧急,朝廷却要把军火优先供给虏人,却不知这些当朝的相公脑子是怎么想的?”古浩天故意感叹道。

    “不就是,这污滥的朝廷,想想替他卖命真是不值的。”这韩世忠不愧一个“泼”字,说起话来全无顾忌。

    “却是你看的不通透了,不然洒家怎会当了和尚,早些儿脱身出来,与俺一处过快活日子。”鲁智深在一边插话道。

    “俺一个厮杀的汉子,一刻也离不开酒肉,怎做的了没滋没味的和尚。”韩世忠自嘲道。

    “谁人说和尚喝不得酒,这茶水没个鸟味,且喝酒去。”鲁智深早就不耐喝茶,便嚷嚷起来。

    于是大伙便出了茶楼,寻了一家酒楼痛饮起来,一直到了下午申时初,鲁、韩两人都有了六、七分醉意,众人才散了席。

    一伙人谈笑着从御营街出来,到了十字路口两边约了下次见面,便各自去了。

    古洗天等朝东而去,正走了百余步,便听后头响起惨厉的叫喊声,众人连忙回头看去,却见韩世忠三人不知何时已经和一伙女真人厮杀在了一块。

    “卞祥、秦升赶快过去相助,莫要放过那女真人。”

    古浩天急忙吩咐。卞祥立刻心领神会,抽出腰刀率先冲了过去。

    大街当中,韩世忠持一把手刀与那个女真壮汉正厮杀在一起,而两个下属被对方的四个人围攻已经满身血迹。

    且见卞祥几步便冲进战圈,也不管韩世忠,挥刀便朝一个女真人劈去,瞬间便放倒了一个,回手横扫立时又斩杀了一人。这时他才腾身过来替韩世忠接住那个壮汉。

    “韩兄弟,这边且却我来接着,你等先行退去。”

    但韩世忠见自己的两位兄弟伤势惨重,那里肯去。

    “俺泼韩五在边地杀虏无数,岂会让女真撮鸟放肆。”

    只见他暴喝一声,便凶煞一般朝另外的两个女真人赴去,而那两个女真人见连死两个同伙本就心慌,那里是其对手,只一会便韩世忠杀个干净。

    那女真壮汉见四个同伴片刻便尽数杀倒,情知不敌,虚晃一招退出战圈。

    “泼韩五,爷记住你了。”

    却见他厉喊一声,便匆忙逃窜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