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梁山庄园主之称霸天下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死者的荣耀
    近月未见山上又有许多变化,“戊”字号村子已经建成,前山的百姓已全部迁到后山,便是大道两侧的商用楼房也建了许多,各种铺子纷纷开张,颇有些街市的味道。

    “咦,那家是何铺子,前头这般热闹?”

    古浩天看到后山入口处大道边有一家两进的大铺子,人进人出十分繁忙。

    “小官人有所不知,那处正是高大夫新开张的回春堂,里头还有一些伤员未愈,午间到了许多家属前来送饭,故此热闹。”萧让回道。

    “原来是高大夫,方才过来倒也未曾注意,这回也幸亏他们,且过去看看。”古浩天带着众人走了过去。

    高大夫见古浩天过来,忙迎了出来,只从见识了古浩天神奇的缝合术之后,他便对其敬仰无比,若非年龄的缘故,拜师都有可能。

    二百多伤员大多是刀枪所致的伤口,缝合之后经过几天的治疗,轻伤大多已经治愈,剩下的几十个重伤员在二进的病房里养伤。

    卧虎庄一战,梁山建庄以来首次出现大规模的伤亡,也正是这场硬战,使古浩天看到护卫队的强悍和坚韧。而这些重伤员正是其中的强者,他们值得尊敬。

    古浩天几人进去,正看到半个耳朵的阮水生送饭给秦升吃。

    “这是俺特意到食府里打的红烧肉,哥哥且尝尝,要不是高大夫说不能吃酒,俺无论如何也得弄一瓶神仙醉过来。”

    “且把钱留着取媳妇,那酒俺当日便说过,到时拿赏银与小官兑换。”

    且说那晚并肩作战之后,秦升与阮水生便成了过命的兄弟。

    “你叫秦升是吧,那酒也不必兑换了,等你伤愈俺请你吃上好的神仙醉。”

    两人对话古浩天正好听着,便笑着应了一句。

    “小官人您来了。”

    那两人此时才看到古浩天他们进来,惊喜的叫了起来。

    “伤口恢复可好,给我瞧瞧。”古浩天对自己亲手缝合的伤口效果如何十分好奇。

    “小官人缝合当然天下无双。”

    那秦升骄傲的解开上衣,却见一道伤痕歪歪扭扭的斜在胸膛上,犹如爬着一条粗大的蚯蚓,只不过看效果似是不错。

    “这般骇人的伤疤,也忒吓人了,切记入洞房之前,要让新娘子先过过目,不然一上床准吓晕。”

    古浩天打趣的话一出口,顿引的满屋人大笑。

    “嘿嘿,俺明日光膀子到后山的走上两圈,只须说这伤口是小官亲自缝合的,山上独一份,必定小娘垂青无数。”那秦升却毫不在意,反而自豪的紧。

    古浩天看望了众伤员,又吩咐了几句,便请高大夫一起到梁山食府用餐。

    据高大夫统计,本次战斗山上当场战亡加上重伤不治的共有二十七人。古浩天的心沉了一下,他觉得下午得和民政处和后勤处等好好议一下抚恤的事情,他还想搞一个烈士陵园,给这些勇士应有的荣誉。

    中餐在简单而又热烈的氛围中度过了,赵能、赵得认识了山上的众多头领,算是加入了梁山的管理层,而高大夫却被古浩天和众多护卫队头领敬酒,收获了诸多敬重,别有一番感觉。

    下午,古浩天请闻焕章、萧让、杜迁、陶宗旺商议抚恤和奖励问题,古浩天原本想给每个死亡队员抚恤金银一百两,粮一百石,但其他几个均认为过高,都说虽然目前山上钱粮没有问题,但要考虑长远,怕以后无以为继,最后定下了银一百两,粮五十石,本想再分配一些田地,但山上目前没有来源,只待日后有条件再安排。

    奖励方面,队员每人保底十两,另按功劳递加,伤员根据伤势轻重另加营养金。根据统计最后队员里最多的领到了三十八两,伤员里最多领到了六十五两,便如那个秦升就领到了六十五两 。军官自然更多,按李逵老娘的说法,铁牛这次出去一趟,赏银足够操办一个体面的婚事。

    古浩天又对吩咐陶宗旺,在山上找一合适地点修建英烈陵园,并建英烈祠供奉英烈灵位,让英勇牺牲的英烈有一个体面的死后之地,时时享受后人的祭奠。

    对于古浩天的这一个决定,众人听了都很动容。梁山护卫队员的薪酬、奖赏、抚恤都远远超过朝廷军队,如今再给予这般隆重的死后哀荣,何人不起效死之心。

    由于天气较热,前两天运回来的遗体都停于一处山岙里,古浩天让陶宗旺赶紧选一个地方先让死者入土为安。

    陶宗旺接下了差事,匆匆勘测陵园地址去了。傍晚他过来禀报,说已选好地址便在一座外围的小山包上,靠山面湖风水不错。古浩天考虑到自己过两日便要到金岭镇去,又因天热遗体不宜久留,便叫陶宗旺立即派人连夜修二十七个墓穴,明日上午巳时中举行安葬仪式,余下的设施后面慢慢再建。

    当晚,古浩天又请闻焕章与各处长、营长过来,通报奖赏和抚恤的安排,大伙俱是兴高采烈,縻胜等单身汉登时就说,后一段日子就在梁山食府过算了,营里的饭菜实在太难吃了。大伙笑闹一阵,古浩天才说起明日安葬英烈之事,一时大家都沉默了下来,毕竟都是各自朝夕相处的兄弟,说没了就没了那个心里不难受,特别是周云清这两日几乎日日去那停灵之处祭奠。

    各营营长听了古浩天对安葬仪式的安排和陵园的规划后,都感动不已,他们都是带兵的人,感受自然更加深切。

    “俺周云清代骑兵营死难的兄弟们谢过小官人。”

    周云清扑身便跪在古浩天面前,平日里他都称古浩天为师弟,这次为了手下的兄弟这一跪他却是发自内心。

    “俺阮小七代水兵营的兄弟……”

    “俺马犟代教导营的兄弟……”

    ……

    一时间,各营营长纷纷下跪感谢。在场的各位处长也感动异常,萧让、陶宗旺、杜迁等下午参与商议的几人,对小官人此举又有更深一层的感受,陵园不仅给死者以哀荣,更重要的是给活人以尊重。

    “大伙都起来吧,你们如此让我如何心安,那一些死难者何尝不是我的兄弟,我们这么做只是要让活着的人记住他们,记住他们为梁山所做的贡献。”古浩天一一扶起众人。

    “明日卯时中,山上所有护卫队在前山训练场集中,各个处全部参加,各村派代表参加,设祭之后,前往陵园安葬。”古浩天又作了布置,各人便分头通知去了。

    次日一大早,前山的训练场便围满了人群,五个村萧让连夜派人通知下去,许多百姓虽然没有选为代表,也都过来参加,二十七具棺材成横排停放在训练场的一端,每个棺材前头都摆放着香炉、灵位,许多百姓都自动上前焚香祭奠。

    卯时一刻护卫队各营在营长的带领下,跑步进场整齐列队,山上的各个管理处所有人员全部到位,便是平时不理俗事的周侗也来到了现场。

    萧让主持祭奠仪式,卯时中他宣布梁山英烈祭奠仪式开始,随后五十四名亲卫营的队员抬着后勤处连夜赶制的二十七个花圈正步入场,顿时一股悲壮的气氛弥漫开来,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随后古浩天上前致悼词:承平十一年,夏五月,梁山二十七壮士,为梁山百姓之幸福,为梁山事业之兴盛,面对枪矢、无畏无惧,洒尽热血、慷慨赴难,其功迹如巍巍梁山千秋不朽,其英名如浩浩水泊万古长流,……斯人已去,吾辈当继承遗志,壮大我梁山事业,造福我梁山百姓,使英烈九泉含笑,使活者子孙无忧。梁山英烈,永垂不朽。

    致词毕,古浩天转身面对死者,右手捶胸敬礼。只听得“啪”的一声齐响,身后的近千护卫队员一致捶胸敬礼。

    大约五息之后,萧让宣布起灵,二十七具棺木在亲卫营的护卫下在前头行进,古浩天亲自带领众人一直送到墓地。

    英烈祭奠及安葬,在梁山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山上到处都在议论这次安葬仪式。

    “任老哥,三郎死得值啊,不说小官人恁惊人的钱粮赏赐,就是这般荣耀的葬礼,便是朝中那些个当大官的,又有几个能享受得到。”

    “俺晓得轻重,以前咱们在河北时,庄里头那些给朝廷当兵得,死后莫说赏赐便是尸首也难得找回来,俺心里定下了,下次招人就送四郎去护卫队。”

    这是两个来自河北流民的对话,上山半年他们已经逐渐溶入此地,此次的安葬仪式更让他们对梁山有了深深的认同。

    回春堂,秦升躺在病床上愣愣的,上午高大夫本不允许他去,但他死活要参加,后来只得由阮水生扶着坐在一边看了经过。

    “娘的,当日不如死了,也能捞得今日的风光。”过了良久他嘟喃了一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