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 吻风筝最新章节列表

吻风筝

吻风筝

作  者:伞上星卷

类  别:女生频道

状  态:完本

动  作: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TXT下载

最后更新:2023-11-13 13:47

最新:93 今日雾宜

全文完!更新提示是在捉虫,求一个五星好评。】  【下一本《不听雨》,求个收藏QAQ,wb:@伞上星卷儿】  [破镜重圆/浪子回头hzc/校园到都市]  白切黑男绿茶 x 温软倔强  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  天之骄子的景峥,情书收到手软,被众多女生追逐,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  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  两个人毫无交集,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  直到偶然一天,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  大家终于知道,原来他们曾经在一起过。  但大家永远都不会知道——  景峥才是被渣的那个。  -  分手后,程雾宜作为被景家资助的学生,被邀请去景家做客。  她讨人喜欢,景家奶奶想收到她做干孙女。  奶奶指着景峥,对程雾宜说:“阿雾,叫哥哥。”  后来在只有两人在场的角落。  男人环着她的腰,两个人挨得极近,连彼此的气息都清晰可闻。  “管前男友叫哥哥,你不会还有这种情趣吧?”他警告,“程雾宜,不想死的话,就别喊那两个字。”  又一年,程雾宜和相亲对象出去吃饭。  景峥就赌在路口,口气不善:“谈恋爱,经过我同意了吗?”  相亲对象:“你是阿雾她?”  景峥挑眉。  男人嘴角凉凉扯了扯,吐出那两个字:“哥哥。”  果然,再后来景峥彻底不装了。  她叫他哥哥一次,他就吻她一次。  不要分明的界限,偏要暧昧的纠缠。  这吻就是他们给彼此,最好的报复。  -  「你看,这光转瞬即逝,但你还是你,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小风筝(是男主)x 他的线  * 主都市 sc he;  * 感情线发生在大学后,无任何亲密描写;  * 男女主从来不在一个户口本上;  * *句出自余秀华《风吹》。  ————————————————————  【预收《不听雨》都市追妻文,想球一个收藏】  「后来,温汀语最讨厌雨天。」  温汀语成为舞团首席的那个雨天,男友找了一堆人给她庆祝。  大家玩得尽兴了,有人过来劝温汀语喝酒。  温汀语生理期,正准备拒绝,就听男友小声命令道:“快点,你别扫了大家的兴。”  女人犹豫间,突然,角落里一个陌生男人淡淡出了声。  男人额发微微打湿,正收着一把黑色长柄伞,说:“温听雨是吧,下午不是才在医院告诉过你,一个星期内不准饮酒?”  但两人其实并不相识。  后来温汀语才知道,这位出言好心帮她的男菩萨是岑家学医归来的太子爷岑凛。  又一次见到岑凛是舞剧首演前夕。  作为A角的温汀语不慎从楼梯上摔下来。  温汀语坐在轮椅上,看着临时顶替的B角在台上大放异彩,也看着B角在化妆间和自己的男友放肆抚摸接吻。  雨下得很大,首演结束后,温汀语狼狈地去医院拍片,是岑凛接的诊。  男人细心为她包扎好伤口,问:“想报复吗?”  温汀语:“怎么报复?”  岑凛摘了手套,无所谓地开口:“要不要试试和我在一起?”  -  不久之后,温汀语的前男友家陷入财务危机,被岑家收购。  温汀语本来以为,这也是岑凛帮她。  她越陷越深。  男人洞悉她的心意,却只是反问:“是我引诱你吗?我不是曾经明明白白地告诉过你,我不能爱你吗?*”  又是一个雨夜,墓园,她看见岑凛按着她前男友的头,让他在一方墓碑前磕头。  原来,温汀语那个花花公子前男友,某一任的女友,是岑凛的白月光。  还是死去的白月光,杀伤力最强的那种。  温汀语心灰意冷,选择离开。  一个化妆舞会上,温汀语和岑凛不期而遇。  她神情冷淡,和他擦肩而过,却被男人死死攥住手腕。  岑凛摘下脸上的天鹅面具:“温小姐,你前男友的事情,怎么谢我?”  温汀语冷笑一声:“互相利用而已,岑老板说笑了。”  温汀语不知道——  她走后,男人伫立在一整墙的芭蕾舞鞋面前,听了一夜的雨。  「我不能爱你那句话,是对我自己说的,我规诫自己,却还是不可自拔爱上你。」  烂人真心 x 天鹅雏鸟
简介: 全文完!更新提示是在捉虫,求一个五星好评。】  【下一本《不听雨》,求个收藏QAQ,wb:@伞上星卷儿】  [破镜重圆/浪子回头hzc/校园到都市]  白切黑男绿茶 x 温软倔强  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  天之骄子的景峥,情书收到手软,被众多女生追逐,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  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  两个人毫无交集,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  直到偶然一天,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  大家终于知道,原来他们曾经在一起过。  但大家永远都不会知道——  景峥才是被渣的那个。  -  分手后,程雾宜作为被景家资助的学生,被邀请去景家做客。  她讨人喜欢,景家奶奶想收到她做干孙女。  奶奶指着景峥,对程雾宜说:“阿雾,叫哥哥。”  后来在只有两人在场的角落。  男人环着她的腰,两个人挨得极近,连彼此的气息都清晰可闻。  “管前男友叫哥哥,你不会还有这种情趣吧?”他警告,“程雾宜,不想死的话,就别喊那两个字。”  又一年,程雾宜和相亲对象出去吃饭。  景峥就赌在路口,口气不善:“谈恋爱,经过我同意了吗?”  相亲对象:“你是阿雾她?”  景峥挑眉。  男人嘴角凉凉扯了扯,吐出那两个字:“哥哥。”  果然,再后来景峥彻底不装了。  她叫他哥哥一次,他就吻她一次。  不要分明的界限,偏要暧昧的纠缠。  这吻就是他们给彼此,最好的报复。  -  「你看,这光转瞬即逝,但你还是你,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小风筝(是男主)x 他的线  * 主都市 sc he;  * 感情线发生在大学后,无任何亲密描写;  * 男女主从来不在一个户口本上;  * *句出自余秀华《风吹》。  ————————————————————  【预收《不听雨》都市追妻文,想球一个收藏】  「后来,温汀语最讨厌雨天。」  温汀语成为舞团首席的那个雨天,男友找了一堆人给她庆祝。  大家玩得尽兴了,有人过来劝温汀语喝酒。  温汀语生理期,正准备拒绝,就听男友小声命令道:“快点,你别扫了大家的兴。”  女人犹豫间,突然,角落里一个陌生男人淡淡出了声。  男人额发微微打湿,正收着一把黑色长柄伞,说:“温听雨是吧,下午不是才在医院告诉过你,一个星期内不准饮酒?”  但两人其实并不相识。  后来温汀语才知道,这位出言好心帮她的男菩萨是岑家学医归来的太子爷岑凛。  又一次见到岑凛是舞剧首演前夕。  作为A角的温汀语不慎从楼梯上摔下来。  温汀语坐在轮椅上,看着临时顶替的B角在台上大放异彩,也看着B角在化妆间和自己的男友放肆抚摸接吻。  雨下得很大,首演结束后,温汀语狼狈地去医院拍片,是岑凛接的诊。  男人细心为她包扎好伤口,问:“想报复吗?”  温汀语:“怎么报复?”  岑凛摘了手套,无所谓地开口:“要不要试试和我在一起?”  -  不久之后,温汀语的前男友家陷入财务危机,被岑家收购。  温汀语本来以为,这也是岑凛帮她。  她越陷越深。  男人洞悉她的心意,却只是反问:“是我引诱你吗?我不是曾经明明白白地告诉过你,我不能爱你吗?*”  又是一个雨夜,墓园,她看见岑凛按着她前男友的头,让他在一方墓碑前磕头。  原来,温汀语那个花花公子前男友,某一任的女友,是岑凛的白月光。  还是死去的白月光,杀伤力最强的那种。  温汀语心灰意冷,选择离开。  一个化妆舞会上,温汀语和岑凛不期而遇。  她神情冷淡,和他擦肩而过,却被男人死死攥住手腕。  岑凛摘下脸上的天鹅面具:“温小姐,你前男友的事情,怎么谢我?”  温汀语冷笑一声:“互相利用而已,岑老板说笑了。”  温汀语不知道——  她走后,男人伫立在一整墙的芭蕾舞鞋面前,听了一夜的雨。  「我不能爱你那句话,是对我自己说的,我规诫自己,却还是不可自拔爱上你。」  烂人真心 x 天鹅雏鸟
热门推荐
逼我重生是吧 最终神职 御兽之王 渊天尊 我的模拟长生路 赤心巡天 法力无边高大仙 我有一颗长生瞳 幽冥异闻录 冷家二小姐